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壯族

簡(jiǎn)要

壯族,舊稱(chēng)僮族,是中國人口最多的一個(gè)少數民族,民族語(yǔ)言為壯語(yǔ),屬漢藏語(yǔ)系壯侗語(yǔ)族壯傣語(yǔ)支。壯族源于先秦秦漢時(shí)期漢族史籍所記載的居住在嶺南地區的“西甌”、“駱越”等,在全國的31個(gè)省、自治區、直轄市中均有壯族分布,主要聚居在南方,范圍東起廣東省連山壯族瑤族自治縣,西至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北達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從江縣,南抵北部灣。廣西壯族自治區是壯族的主要分布區。

1965年10月12日,根據當時(shí)的國務(wù)院總理周恩來(lái)的提議,并征得壯族人民的同意,由國務(wù)院正式批準,把僮族的“僮”改為強壯的“壯”字。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壯族總人口數為16926381人。

發(fā)展史

壯醫藥萌芽于原始社會(huì )時(shí)期,壯族先民在長(cháng)期的勞動(dòng)及生活實(shí)踐中,逐漸認識藥物的性質(zhì)和作用,并掌握簡(jiǎn)單的治病方法。先秦時(shí)期,陶針、角療、骨刮等治療技術(shù)已經(jīng)開(kāi)始運用。進(jìn)入唐宋以后,隨著(zhù)壯漢文化的交流,壯醫藥吸收中醫藥的部分理論和方法等,得到迅速發(fā)展,壯藥使用品種范圍擴大,用藥經(jīng)驗日益豐富,診療技術(shù)進(jìn)一步提高,為壯醫理論體系的形成打下了基礎。

壯醫藥的研究起初主要由個(gè)人撰寫(xiě)論文和醫著(zhù),新中國成立以后,特別是1983年以來(lái),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廳和科技廳將壯醫藥研究列為重點(diǎn)項目,對壯醫藥的研究、發(fā)掘與整理有計劃有規模地逐漸開(kāi)展起來(lái)。研究人員從文獻收集、文物考察和實(shí)地調查等多方面對壯醫藥的歷史與現狀進(jìn)行研究,包括民間壯醫的登記,驗方、秘方與單方的收集整理,歷史文物的搜尋,壯醫藥理論與醫療技術(shù)的總結等等,經(jīng)過(guò)近20年的努力,在古醫籍的發(fā)掘整理,理論的探討,臨床診斷與治療方法的研究等不同領(lǐng)域中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壯醫藥專(zhuān)著(zhù)相繼出版,發(fā)表論文數百篇,完成國家級、省級科研課題多項,豐富而零散的壯醫藥經(jīng)驗得到了理論上的總結,壯醫藥理論體系已基本形成,壯醫藥教育也開(kāi)始走進(jìn)中等、高等醫學(xué)院校。隨著(zhù)21世紀的到來(lái),壯醫藥的研究更加受到重視,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已著(zhù)手組織人員,對壯醫藥的理論與臨床體系進(jìn)行更深入的研究,努力使壯醫藥的研究進(jìn)一步深入,并得到更大的發(fā)展。

理論體系

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生活和醫療實(shí)踐,以及獨特的自然環(huán)境和地理位置,加上壯漢文化的交流,使壯醫藥逐步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理論體系。

一、陰陽(yáng)為本,三氣同步——壯醫的天人自然觀(guān)

二、臟腑氣血骨肉,谷道水道氣道,龍路火路——壯醫的生理病理觀(guān)

民族療法

千百年的臨床實(shí)踐,使壯醫藥積累了大量的單方、復方、秘方、驗方。這些壯醫方藥,一部分是專(zhuān)病專(zhuān)方,一部分是根據壯醫的基礎理論指導而靈活組方選用。壯醫藥的治療原則是調氣解毒補虛,治法大體可分為外治法和內治法兩類(lèi)。強調及時(shí)治療,并十分重視預防。壯醫認為人體的大多數疾病,主要是因正氣虛而受的痧、瘴、蠱、毒、風(fēng)、濕等有形無(wú)形之毒的侵犯,致使天、地、人三氣同步失調,或人體三道兩路運行不暢,功能失調。故在治療上十分強調祛毒或解毒,既重視內治,更重視外治。用藥比較簡(jiǎn)便,貴在精專(zhuān),組方一般不超過(guò)五味。補虛則多配以血肉有情之品。

養生保健

壯醫養生分為食療壯藥和食療藥膳兩大類(lèi)。食療壯藥是指具有營(yíng)養保健和防病作用的食物性壯藥。在古代,壯族在尋找食物的過(guò)程中,可藥食兩用。包括谷物、水果、干果、蔬菜、調料、禽獸、水產(chǎn)等。食療藥膳是由具有治療作用的藥物、食物和調料配制而成的膳食。既可單獨由食用壯藥加工制成,又可以壯藥和食品為原料,按照一定的組方,加工、烹調而成。有藥汁(鮮汁)、藥飲、藥酒、藥湯、藥粥等。

神話(huà)和傳說(shuō)

神話(huà)是人類(lèi)祖先所特有的一種社會(huì )意識形態(tài)。在原始社會(huì )里,由于生產(chǎn)力低下,人們的思維能力也比較低,不可能很科學(xué)地認識自己周?chē)氖挛镆约扒ё內f(wàn)化的自然現象和社會(huì )現象,于是認為自然界的一切變化,都有超然物外的神靈在主宰。用“想象和借助想象”、把一切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和人格化,按照自己的理解和要求,創(chuàng )造出許多神話(huà)和傳說(shuō)來(lái)。在壯族聚居的柳州、南寧、百色、河池地區的不少縣志中,在述及民藥時(shí),都有“藥王廟”的記載。這些“藥王”、“神醫”,正是壯族及其先民千百年來(lái)防病治病的理想的化身。壯族的神話(huà)傳說(shuō)故事是很多的,如“盤(pán)古開(kāi)天地”、“特康射太陽(yáng)”、“媽勒訪(fǎng)天邊”、“陸馱公公”、“布伯”、“姆六甲”、“布洛陀”、“祖宗神樹(shù)"、“三星的故事”等。有壯醫起源的神話(huà)傳說(shuō)主要有兩個(gè),即“神醫三界公的傳說(shuō)”和“爺奇斗瘟神——靖西壯鄉藥市的傳說(shuō)”。從這兩個(gè)神話(huà)傳說(shuō)故事中,可以想象到壯族先民崇尚醫藥,頑強和通疫疾病作斗爭的精神和理想境界,是壯醫起源和壯族先民早期醫療活動(dòng)的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