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佤族

簡(jiǎn)要

佤族,中國、緬甸的少數民族之一,民族語(yǔ)言為佤語(yǔ),屬南亞語(yǔ)系孟高棉語(yǔ)族佤德語(yǔ)支,沒(méi)有通用文字,人們用實(shí)物、木刻記事、計數或傳遞消息。佤族主要居住在中國云南省西南部的滄源、西盟、孟連、耿馬、瀾滄、雙江、鎮康、永德等縣和緬甸的佤邦、撣邦等地,中國境內還有一部分佤族散居在保山市、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昆明市和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等地。

發(fā)展史

根據“司崗里”的傳說(shuō)和滄源巖畫(huà)的推測,佤族醫藥可能從“司崗里”傳說(shuō)之后就已經(jīng)產(chǎn)生了,到能夠刻制巖畫(huà)之時(shí),佤族醫藥已被傳授于民間。如果說(shuō),滄源巖畫(huà)已有3000年的歷史,那么佤族醫藥應該有3000年以上的歷史。

無(wú)論傳說(shuō)如何,佤族醫藥產(chǎn)生于實(shí)踐過(guò)程是無(wú)疑的。佤族是民間流傳著(zhù):“一屁股落地少不了三棵藥”,以形容阿佤山象植物王國和具有豐富的藥物資源,也顯示了佤族人民認識不少藥物。佤族自古以來(lái),同其他民族一樣,在同自然界進(jìn)行著(zhù)不休止的斗爭中,以群住洞穴和森林以避風(fēng)寒和防止野獸的襲擊,采用獸皮、樹(shù)皮當衣御寒,取火熟食,以野果、野菜充饑飽食。這就是人們最早期的食品方式,也是人們最早的醫療衛生保健方法。

佤族人民在同自然界進(jìn)行斗爭過(guò)程中,為了生存,在尋找食物充饑的同時(shí)、逐漸識別植物的性味和作用,還對動(dòng)物和礦物的作用有了認識,發(fā)現了可食用的植物或動(dòng)物,也逐漸豐富了他們的飲食結構。與此同時(shí),也常常誤食有毒的植物和不能食用的動(dòng)物,時(shí)有發(fā)生嘔吐、腹瀉、頭暈等中毒反應,甚至發(fā)生死亡等情況。經(jīng)過(guò)無(wú)數次的嘗試,人們才發(fā)現了一些植物、動(dòng)物甚至礦物,不但可以食用,還可以藥用和治病,對人體有益。在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生活、勞動(dòng)過(guò)程中,人們不可避免的遭受野獸的傷害和其他方面外傷,于是采用了這些植物和動(dòng)物治療。所以,佤族醫藥產(chǎn)生于生產(chǎn)生活和勞動(dòng)實(shí)踐。

醫藥理論與傳承

多數學(xué)者認為,佤族是由奴隸社會(huì )的末期、封建社會(huì )的初期進(jìn)入到社會(huì )主義歷史時(shí)期的,封建思想和意識不可避免反應在經(jīng)濟、文化、政治等方面。佤族醫理藥論知識也就不可避免的受到封建思想的影響。

“魔巴”或“巫醫”的出現:“魔巴”佤族稱(chēng)為“基”(佤文:Nqan),“巫醫”(佤文:buidonjixsindah)?!镑獍汀被颉拔揍t”,采用什么“天地之論”或“有神論”解釋人們的病因,由于佤族信仰“天地之論”或“有神論”,多數病人登門(mén)求“魔巴”或“巫醫”在所難免?!澳О?、巫醫”的社會(huì )地位只僅次于頭人的地位。他們在醫術(shù)方面沒(méi)有什么特長(cháng),主要采取“神藥兩解”的手段。

佤族醫藥的理論依據,是依樸素的辯證觀(guān)點(diǎn)為基礎的,認為自然界里有天、地、風(fēng)、水、木、火、石、氣等八種物質(zhì)組成。每種物質(zhì)都由神所賦予的,每種物質(zhì)都有特性和作用,還有其規律性,這種規律性不能改變,否則會(huì )導致各種物質(zhì)間與人的不平衡不協(xié)調,就會(huì )導致疾病。

醫藥養生保健

佤族崇尚自然,熱愛(ài)自然,是一個(gè)熱情、好客的民族,最尊貴的客人和朋友來(lái)了總是用最好的水酒和最好吃的佤族稀飯(粥)來(lái)相待。請吃的東西如佤族稀飯(粥)等,多有養生保健之效,佤族的養生與保健與吃緊緊相連?,F在結合佤族食、藥兩用的食物,對佤族的養生與保健作一番介紹。

醫藥傳說(shuō)與趣話(huà)

佤族醫藥的傳統很多,在《司崗里的傳說(shuō)》中就有“尋找長(cháng)生不老藥”和“月亮偷走長(cháng)生不老藥”等傳說(shuō)。佤族民間也有“魔巴治病”的傳說(shuō)。而且,很多佤族的藥物(植物)由于其獨特的療效,也有許多的趣事與傳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