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錫伯族

簡(jiǎn)要

錫伯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中歷史悠久的古老民族。錫伯族原居東北地區,乾隆年間清廷征調部分錫伯族西遷至新疆以充實(shí)當地。今錫伯族多數居住在遼寧?。?0.2%)和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和霍城、鞏留等縣,在東北的沈陽(yáng)、東港、開(kāi)原、義縣、北鎮、新民、鳳城、扶余、內蒙東部以及黑龍江省的嫩江流域有散居。

錫伯語(yǔ)屬于阿爾泰語(yǔ)系通古斯語(yǔ)族滿(mǎn)語(yǔ)支,是在滿(mǎn)語(yǔ)基礎上發(fā)展形成的一種語(yǔ)言,跟滿(mǎn)語(yǔ)很接近。錫伯文是1947年在滿(mǎn)文基礎上稍加改變而成的。新疆的錫伯族至今保持著(zhù)本民族的語(yǔ)言文字,兼用漢語(yǔ)、維吾爾語(yǔ)、哈薩克語(yǔ)。東北的錫伯族在語(yǔ)言、衣食、居住等方面同于漢族。

民族醫藥

錫伯族是我國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之一,現有人口約19萬(wàn),主要分布在遼寧、新疆、吉林等省區。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以下簡(jiǎn)稱(chēng)察縣)是全國唯一的錫伯自治縣,約有2萬(wàn)錫伯族人在此聚居。由于地域、歷史等因素,較好地保留了語(yǔ)言文字、宗教信仰、民族風(fēng)俗等文化因子,已有不少學(xué)者對其進(jìn)行了研究與發(fā)掘。作為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錫伯醫藥的研究卻不夠深入與系統,筆者通過(guò)文獻整理與實(shí)地到察縣調研,初步理清錫伯醫藥的發(fā)展脈絡(luò ),整理出錫伯醫基礎理論及錫伯醫民間療法。

一、錫伯醫藥發(fā)展淵源

錫伯醫藥有著(zhù)悠久的歷史。雖然關(guān)于錫伯族的起源一直存在爭議,但是根據吉林大學(xué)鮮卑族與新疆錫伯族線(xiàn)粒體DNA分析比對得出了錫伯族與鮮卑族有最近的親緣關(guān)系這一結論及相關(guān)文獻佐證,大部分學(xué)者傾向于錫伯族為鮮卑后裔這一說(shuō)法。有學(xué)者認為錫伯草醫即源于古代鮮卑人治療疾病的經(jīng)驗。由于早期生產(chǎn)生活中易受到跌打損傷、飲食生冷、居住環(huán)境惡劣等因素影響,容易產(chǎn)生骨折、胃腸炎、風(fēng)濕、傷寒、毒瘡、癬疹等疾病,繼而產(chǎn)生了從原始的以炙石燙烙病體、放血到使用簡(jiǎn)單的動(dòng)植物藥治療疾病。在與其他民族交流中,錫伯草醫融入中醫的陰陽(yáng)五行學(xué)說(shuō),獨創(chuàng )了行軍散、除瘟丹、黑藥、紅粉、活血定毒丸、癬疥一掃清、泥鰍翻江、蛤蟆獻珠等方劑,對治療流行性感冒、瘟疫、各種類(lèi)型氣管炎、刀傷、跌打損傷、風(fēng)濕、類(lèi)風(fēng)濕、瘡癬、脾胃虛弱等疾病,均有顯著(zhù)療效。錫伯草醫部分融入漢醫,部分秘而失傳。據考證,錫伯草醫僅余家,并在遼寧新民市開(kāi)辦了錫伯草醫診所。在吉林還有以錫伯醫靶相學(xué)說(shuō)及三部診病法為特色的錫伯族佟氏祖傳錫伯醫外科。

在社會(huì )發(fā)展早期,宗教與醫療都有著(zhù)一定的關(guān)聯(lián)。按照醫學(xué)人類(lèi)學(xué)的概念,社會(huì )文化與生物學(xué)是其探討的兩個(gè)主要角度,而民族醫學(xué)和民族精神病學(xué)又是醫學(xué)人類(lèi)學(xué)研究的兩個(gè)重要領(lǐng)域。有學(xué)者認為研究傳統醫療技術(shù)與醫藥信仰之間存在密切的聯(lián)系,因就文化的整體面貌研究及醫療模式占有的地位進(jìn)行研究。錫伯族信奉薩滿(mǎn)教與喇嘛教。薩滿(mǎn)醫藥與療術(shù)是一個(gè)復雜的體系,既是薩滿(mǎn)教的重要內容,充滿(mǎn)著(zhù)神秘的色彩,又帶有明顯的世俗化、大眾化傾向,成為民族醫藥學(xué)的組成部分。在世代傳承中擔任著(zhù)為氏族防病治療的重任,薩滿(mǎn)掌握了一定的醫療知識和方法,積累和總結了許多行之有效的土方、偏方和療術(shù)。隨著(zhù)喇嘛教的傳人,喇嘛也在醫療活動(dòng)中發(fā)揮作用,喇嘛在一定程度上比薩滿(mǎn)掌握更多的醫藥學(xué)知識,喇嘛治病采用醫術(shù)和宗教結合的方法外,還采用雜方、偏方和草藥、動(dòng)植物藥,也采用針灸和拔罐。例如在錫伯族史詩(shī)《西遷之歌》中提到的摩倫大喇嘛,據記載即為乾隆年間錫伯營(yíng)正紅旗(四牛錄)人,精通佛學(xué)和醫學(xué),尤其擅長(cháng)外科手術(shù)。而隨著(zhù)社會(huì )的發(fā)展,宗教與醫療逐漸分離,但是這些治療疾病的方法卻保留了下來(lái)。

西遷至新疆之后,錫伯醫藥亦有所發(fā)展。在民間散存清代滿(mǎn)文古典文獻》中有《中醫秘方》與《寶金圖》兩本醫學(xué)相關(guān)書(shū)籍,均為早年流入錫伯營(yíng)的著(zhù)作,但由于書(shū)籍為手抄本,用語(yǔ)為錫伯書(shū)面語(yǔ),閱讀有一定的難度,但整體而言《寶金圖》與醫學(xué)關(guān)系不大,但其中對陰陽(yáng)五行闡釋較多,可以看出錫伯族對陰陽(yáng)五行學(xué)說(shuō)的推崇;《中醫秘方》的封底記錄為:抄寫(xiě)于民國十五年四月一日,即公元1926年,其中前三頁(yè)內容記載了一些民間用方,在采訪(fǎng)中筆者發(fā)現部分內容與記載吻合,例如書(shū)中寫(xiě)到:骨筋斷裂壞了的話(huà),把蛇頭尾去掉,去皮,煮吃會(huì )好。其后的大部分內容為中醫內容,可見(jiàn)一些方劑,如生化湯、藿香正氣散、當歸益血潤湯、沉香化氣丹、如圣丹、十仙奪命丹、茯苓丸等,部分方劑為漢錫文對照,還有關(guān)于脈診的論述、穴位及適應證的描述,穴位基本上為中醫穴位名稱(chēng),書(shū)中將穴位與病癥進(jìn)行了結合并配合以圖示進(jìn)行說(shuō)明,穴位的名稱(chēng)為直接音譯漢語(yǔ),可以看出中醫理論對錫伯醫藥有較大的影響。在醫療實(shí)踐中,許多人摸索出不少民間醫藥治病的方法,逐漸形成了土醫隊伍,如利用黨參、黃連(唐松草)、黃柏、陰荷、葦根、桑葉、桑白皮、芒硝、雞冠花、蜀葵、紅花、赤芍、蒲黃、姜皮、胡撥等,或單方或復方配制,療效既好又可隨地拾得。在這一時(shí)期,出現了不少將民族醫與中醫結合的醫生,如察縣六牛錄的錫伯族人塔其蘇(1893~1975)在自學(xué)《本草綱目》后,根據察縣周邊烏孫山上的草藥分布情況親自進(jìn)行調研,并與他人合作撰寫(xiě)了《察布查爾中草藥》,并致力于收集錫伯族民間的驗方、單方、偏方。結合筆者實(shí)地調研了解到《察布查爾中草藥》最初的手稿版是漢、錫文對照,并配有手繪植物藥物圖片,內容十分詳實(shí),對藥物的生長(cháng)海拔、成熟時(shí)間等都有詳細的敘述,遺憾的是并未打聽(tīng)到原版的下落。后來(lái)以塔其蘇老人的《察布查爾中草藥》為藍本,于1991年出版了錫伯文版的《察布查爾中草藥》,之后又有相關(guān)的譯文版出現。

按照東胡一鮮卑一室韋一錫伯的歷史發(fā)展脈絡(luò ),從最早的東胡各族,到中原漢族、契丹、蒙古、女真、索倫、達斡爾,再到西遷之后的維吾爾、哈薩克等族,除了民族自身對醫療知識了解的逐步深入,在遷徙過(guò)程中醫療活動(dòng)中亦融合了其他民族的醫療經(jīng)驗。據有關(guān)學(xué)者考證“到明末清初,嫩江流域的女真人,以錫伯、卦勒查,秘方》等民間醫書(shū)的

在說(shuō)明錫伯族醫學(xué)與中醫有所交流。雖然缺少相關(guān)文獻資料的佐證,無(wú)法證明錫伯醫藥的歷史傳承,但可推錫是信仰薩滿(mǎn)教的北方諸民族傳統醫藥學(xué)的重要組成部分,各民族之間有相似也有差異,喇嘛對后期錫伯傳統醫定的發(fā)展。解放后許多民族民間醫生由于掌握了一定的醫療知識,在接受中醫的培訓后又將民族醫的內容與中醫內容相結合,嘗試用中醫知識解釋錫伯族醫學(xué)的內容,亦有一定的發(fā)展。

二、錫伯醫基礎理論

錫伯醫藥的醫學(xué)知識較為零散,尚未形成完善的系統。錫伯族佟氏祖傳錫伯醫外科中涉及錫伯醫的三部診病法、靶相學(xué)說(shuō)、五方用藥用膳的配制原則、養生及瀉血等內容有與中醫相似之處,也有特別之處。三部診病法與清代高秉鈞《瘍科心得集》中由三焦辨證確立的“審部求因”的診治規律相類(lèi)似,錫伯醫以“風(fēng)、火、水”三種自然物質(zhì)擬喻致病因素。靶相學(xué)說(shuō)結合《素問(wèn)》中臟腑的陰陽(yáng)屬性與功能的論述,取象比類(lèi),將人體視為靶子,人體所患的疾病亦視為靶子,人們攝取的食物和服下的藥物則視為弓箭,認為醫生治病過(guò)程就像箭與靶的關(guān)系,強調引經(jīng)藥的使用。錫伯醫將人體的“靶相”分為三層:最里層為脾,脾居中,外環(huán)稱(chēng)作臟環(huán),分布有肺、腎、肝、心,其方位為西、北、東、南,中環(huán)稱(chēng)作腑環(huán),分布有膽、胃、大腸、小腸、膀胱,其方位在東北、東南、西陽(yáng)、北陽(yáng)、南陽(yáng),據此形成了在人體后背呈“韭”字型的刮痧療法,以“脾俞”為中心的放射型拔罐療法及“逆通法”治療疾病等。錫伯醫認為人的頭頸、四肢猶如箭靶的支架體系,五臟五腑的功能強弱好壞必然體現在頭頸、四肢上,故有“支架不離靶,身體就不垮”的說(shuō)法,并將縱貫靶環(huán)的上下豎線(xiàn)視為人體的大梁骨(脊柱),將其橫行東西的中心軸線(xiàn)視為以胰(性)血位東,以膈(命)氣位西的生命線(xiàn),故而有“豎為山川(骨),橫為河流(血)”的擬喻。大梁骨將人體分為東西兩半,南部(即上方)落座珍珠塔(即頸椎),北部(即下方)落座鳳凰臺(即骶椎),因其是東西分界線(xiàn),又受到天(頭)與地(足)之間的挾持,最易受到侵擾,大梁骨一旦發(fā)生問(wèn)題,就會(huì )波及到五臟五腑,使天地不寧,東西不暢。錫伯醫認為,珍珠塔與鳳凰臺既是人體致命的重要部位,又是治病施藥的關(guān)鍵所在,故錫伯醫有“上有七層珍珠塔,下有八孔鳳凰臺”之說(shuō)。

文奎、金琳于上個(gè)世紀8O年代根據察縣錫伯民間醫生口述對錫伯醫理論進(jìn)行了整理歸納。關(guān)于疾病來(lái)源,錫伯族里的長(cháng)者有認為人和畜之所以得病,其原因均有七情六欲,四季寒暑,外邪內感,五谷六畜,依相而生,稍有不適,即成疾病矣。錫伯醫認為天地而分,產(chǎn)生陰陽(yáng),陽(yáng)氣施恩救萬(wàn)物,陰氣布恩養萬(wàn)物,故人必須把握陰陽(yáng)。適應于陰陽(yáng),對五行學(xué)說(shuō)的解釋與中醫大體一致,但不及中醫豐富。診斷方法有望、問(wèn)、切三種,關(guān)于脈僅有浮、沉、遲、速四種,可據此辨別寒熱,舌苔只檢查紅、白、黃、紫四種,可據此辨別寒、熱、胃腸熱性病。此外,錫伯醫沒(méi)有絕對肯定的病名,主要引物為余及其不同變化來(lái)肯定病名,如臟腑定位命名,寒熱性質(zhì)命名等。

三、錫伯醫民間療法

筆者深入察縣實(shí)地調研采訪(fǎng)了15位民間醫生與5位相關(guān)人員,范圍涵蓋縣里六個(gè)牛錄鄉(鎮),在采訪(fǎng)過(guò)程中筆者發(fā)現錫伯民間醫生診斷過(guò)程較為簡(jiǎn)單化,一般醫生憑借望、問(wèn)、觸了解病情,根據病人的面色、精神狀態(tài)等做出初步判斷,再通過(guò)病人或家屬的描述對病史進(jìn)行收集,最后通過(guò)觸摸皮膚或深部組織做出診斷,憑借醫生的經(jīng)驗,即對疾病的寒熱溫涼做出判斷。在長(cháng)期發(fā)展過(guò)程中,錫伯民間醫生積累了豐富的治療方法,可大致分為火針、放血、刮痧、正骨術(shù)、震腦術(shù)、拔火罐、按摩術(shù)、灸法、針挑療法、外敷法、常用草藥、動(dòng)物藥與驗方等。以下內容絕大部分為民間醫生口述整理所得。

3.1——火針療法

火針是察縣錫伯族人最為熟知的治療手段,在當地流傳甚廣,以銀針和鋼針多見(jiàn),針身較粗短,尾部纏有防燙傷的布或包裹,治療疾病的時(shí)候需要將針燒至紅熱,常見(jiàn)的燃料有煤油、胡麻油(使用油類(lèi)扎完火針之后皮膚上會(huì )留下青色的印記),現在多用酒精燈代替。較為特色的是應用于哈納病癥(寒,部分癥狀類(lèi)似于傷寒及副傷寒),根據不同的部位可以分為多種不同的類(lèi)型,較為經(jīng)典的為肚哈哈納(肚子受寒,主要表現為腹痛,接近于胃痙攣或腸痙攣),可用火針扎肚臍周邊的穴位,據愛(ài)新舍里鎮的吳錦慶老師介紹,一般以上下多用,據肚臍約為1.5厘米,較為嚴重也可以選取左右,肚哈哈納的定位并不明確,但大都集中在肚臍附近;察布查爾鎮的多繡英老師介紹,如果有頭痛、惡心、不能食、頭無(wú)法抬起、甚至無(wú)法睜眼睛的情況,且用手在鎖骨附近的皮膚上按壓后出現紅色的點(diǎn),就可以診斷為下哈哈納,需要在紅點(diǎn)處扎火針;郭洛哈納(背上受寒)也可用火針在背部膀胱經(jīng)穴或附近進(jìn)行針刺?;疳樢话愦倘溯^淺,需根據病人的體型、病情進(jìn)行判斷,一般不超過(guò)1厘米。此外,吳錦慶、關(guān)翠英、佟福寶、自靈榮、班吉善等錫伯民間醫生還用火針治療頭痛、胃痛、鼻炎、耳鳴、風(fēng)濕痹痛、頸肩腰腿疼痛、半身不遂、氣管炎、前列腺病、瘡瘍、淋巴結結核、乳腺等疾病,選穴多側重局部取穴及阿是穴。

3.2——針挑療法

針挑療法的使用與中醫較為相近,主要運用于郭洛哈納。據白靈榮老師解釋?zhuān)骞{一般會(huì )有出虛汗、盜汗、渾身乏力、惡心嘔吐的表現,嚴重時(shí)出現視物模糊、類(lèi)似于感冒癥狀,一般背部及胸部會(huì )有特定的反映點(diǎn),民問(wèn)將其稱(chēng)為羊毛疔,治療時(shí)若手法重一些,需要挑出皮下呈黑色或肉色的纖維組織,并將其割斷,手法輕些,只需撕破表皮,擠出部分血液。關(guān)全祿老師結合臨床經(jīng)驗表示,一般發(fā)熱寒戰癥狀較重,挑刺部位在背部膀胱經(jīng)穴位附近,若頭痛癥狀重,挑刺部位要上移,若腸胃疼痛較重,可選擇前胸部位。

3.3——放血療法

放血療法應用也比較廣泛,一般有點(diǎn)刺出血與淺靜脈放血兩種。據堆依齊牛錄鄉的班吉善、趙長(cháng)春,察布查爾鎮的多繡英、白靈榮,納達齊牛錄鄉的關(guān)福梅老師介紹,手指尖(十宣)、手指甲下部放血用于治療由于受涼導致的惡心、嘔吐、頭暈、頭痛等癥狀;貴要靜脈放血則主要治療腹部、腸的疾??;頭靜脈放血治療胃痛及頭痛的疾??;在合谷附近的血管放血可以治療胃腸痙攣;胭靜脈放血主要適用于有發(fā)燒或精神不濟、無(wú)法行走的情況;耳朵(耳垂、耳尖)放血適用于寒癥,有特色的是么吶哈納,多用于有嗜睡癥狀的兒童;舌下絡(luò )脈、嘴唇、水溝、腳趾蹼緣赤白肉際(八風(fēng))、外踝旁(昆侖)、足心(涌泉)這些多用于急救或危重病人,舌下絡(luò )脈放血適用于杜混哈納(脾臟受寒);背部放血可以治療突發(fā)的癲狂亂語(yǔ)。

3.4——正骨術(shù)

正骨術(shù)要求醫者有豐富的臨床經(jīng)驗,主要通過(guò)觀(guān)察及觸摸就可以基本判斷病情。堆依齊牛錄鄉的佟金昌、白金勝,察布查爾鎮的郭忠聯(lián),扎庫齊牛錄鄉的吳新福老師介紹,如果病情不嚴重,只需手法復位就可完成治療,嚴重者需根據病情,結合藥物、小夾板(材料有柳樹(shù)條、蛋清液或蛋黃、繃帶紗布)等進(jìn)行固定?,F在民間醫生在復位前后會(huì )結合X光片進(jìn)行參照,確保正確復位。一些有經(jīng)驗的醫生還會(huì )運用自己特制的藥物,由于是秘方,筆者只知曉會(huì )以蛇人藥。

3.5——震腦術(shù)

震腦術(shù)應用“以震治震”方法,需要醫者有臨床的經(jīng)驗。多繡英、佟金昌老師解釋說(shuō)其主要治療墜馬、高處墜落等之后頭暈、嘔吐的情況,需要用布條將頭包裹住,用木棒敲擊頭部以達到治療效果,捶打的部位,捶打的次數都有特別的要求。

3.6——按摩術(shù)

按摩術(shù)最為經(jīng)典的是治療子宮脫垂和急性腰扭傷,以腰痛、不能直立行走為表現。孫扎齊牛錄鄉的關(guān)翠英、扎庫齊牛錄鄉的吳新福老師說(shuō),女性或為單純疼痛或有子宮脫出的情況,可以通過(guò)手法觸摸確定病位,向上提拉,使子宮復位,復位完成后綁以布條可起到固定作用,避免再次滑脫移位;男性出現此類(lèi)情況可考慮腰扭傷,操作手法相同,亦可達到治病目的。此外,按摩一般作為輔助治療,例如多繡英老師認為扎完針之后通過(guò)按摩腹部可以促進(jìn)病人的康復。

3.7——灸法

錫伯民間灸法有艾灸與線(xiàn)香灸兩種,吳錦慶老師表示艾灸用于配合火針鞏固療效,將燃燒的艾炷置于針孔處使熱力滲透;多繡英老師擅長(cháng)線(xiàn)香灸法,線(xiàn)香灸法類(lèi)似于民間的燈火灸,需將線(xiàn)香點(diǎn)燃后直接刺激穴位,要求動(dòng)作快速,選穴準確,一般可代替火針治療哈納病,根據病人的情況,可選擇粗細不等的香進(jìn)行治療,香越粗刺激性越強。

3.8——外敷法

熱敷法是利用熱力治療風(fēng)濕病或受寒等癥,主要有四種方法,用布包好炒至黃熱的粗鹽熱敷胃部可以治療胃痛。關(guān)全祿老師介紹用剛宰的羊皮加上一些草藥敷在關(guān)節上,使其出汗,可以治療風(fēng)濕性關(guān)節炎。吳錦慶老師說(shuō)用醋混合以炒熱的麥麩包裹熱敷于扎火針處可以增加療效。在放入爐中燒熱的土塊或者石塊上撒上鹽水,使之產(chǎn)生白色的蒸汽,用布包好后進(jìn)行局部的熱敷,主要治療嚴重受寒后女子的小腹疼痛,治療周期較長(cháng),民間將其稱(chēng)之為抓蒸。關(guān)翠英老師表示此法確有一定療效,她還用此法治療前列腺疾病,也有一定的療效。抓蒸,可譯為消炎(腫)法,消炎用的都是涼性物品,如牛糞、生蛇肉末、蛇油等,此外,還有用熱性物品敷治涼性疾病的,例如:用陽(yáng)光烤熱的沙子敷關(guān)節治關(guān)節炎等。

3.9動(dòng)植物藥及驗方

動(dòng)植物藥及驗方一般應用生活中常見(jiàn)的材料治療常見(jiàn)的疾病。巴曉峰、何永昌、白靈榮、佟金昌、吳錦慶、吳新福等老師介紹,被毒蛇咬傷,可以煎服一枝蒿,并將其嚼碎敷在傷口處;病人重感冒無(wú)腸胃癥狀,可以用姜皮、八角、小茴香加料酒可治療前列腺疾??;常犯蕁麻疹,可以在冬天將狗肉與生姜同食,可避免再次發(fā)作;若病人腹瀉,取面粉、少量明礬、鹽、炒黑后加水成丸狀,溫水送服,可快速止泄;肚子疼痛可以將新鮮的馬糞擠出水給病人服用;用新鮮牛糞敷一個(gè)星期可重新矯正接錯位的斷骨;用野西瓜泡酒外擦用于治療風(fēng)濕,如果力不能及可以直接用藥物碎屑敷于病處;獾子油治療燒燙傷;熊油烤熱,反復兩三次涂抹于骨折、扭傷處可以消腫、幫助愈合,也可以使用馬油或獾子油代替;喀拉郭松外用于淋巴結核或小劑量服用;白蒿水煎服治療腹部疼痛;哈拉庫用于外傷止血,效果顯著(zhù);苦豆可緩解糖尿病的癥狀;摔傷后可服用童尿或馬尿;童尿洗鼻可治療鼻炎;秋庫秋勒汗泡酒夜服可以治療胃寒的狀況;木庫木合可以治療反復發(fā)作的瘡瘍。

3.8——其它療法

錫伯族的刮痧療法較為單一,在關(guān)翠英老師處我們見(jiàn)到以銅錢(qián)為刮痧材料,一般結合火針進(jìn)行對郭絡(luò )哈納治療,扎完火針之后,在背部進(jìn)行刮痧,直至出現紅點(diǎn),可增加療效。

錫伯族的傳統火罐為陶罐,一般有口徑大、腹大的特點(diǎn),我們在巴曉峰、佟金昌老師處都見(jiàn)到此類(lèi)的火罐,除了單獨治療受寒感冒之類(lèi)的疾病外,火罐還結合火針使用,關(guān)翠英老師描繪她會(huì )扎五天針,配合兩天的撥罐,這樣能夠較為徹底地去除病邪,以頸椎病為例,如果有寒氣,會(huì )有黃水被撥出來(lái),更嚴重者黃水甚至會(huì )呈粘稠狀。

可見(jiàn)新疆察縣錫伯醫民間療法有以下幾個(gè)特點(diǎn):沒(méi)有完整的理論體系,以望診、觸診為主要診斷手法,民間治療方法多樣,重視病因,重視寒性病癥,多為家傳,以口頭傳承為主,在具體治療方法上有所出入,與中醫及新疆其他民族醫學(xué)有一定的交流,結合當地氣候條件與動(dòng)植物資源有一定發(fā)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