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朝鮮族

簡(jiǎn)要

朝鮮族,又稱(chēng)韓民族、朝族、高麗族等,是東亞主要民族之一,民族語(yǔ)言為朝鮮語(yǔ)/韓語(yǔ)。

朝鮮族自古有“白衣民族”之稱(chēng),自稱(chēng)“白衣同胞”。

朝鮮族主要分布在朝鮮半島,是朝鮮和韓國的主體民族,兩國均為單一民族國家,共有人口7500萬(wàn)左右。除了朝鮮和韓國,朝鮮民族人口過(guò)百萬(wàn)的國家有中國和美國。

發(fā)展史

朝醫學(xué)的歷史大致分為三個(gè)時(shí)期:1865年前后~1920年為形成時(shí)期。在李朝封建統治下的朝鮮人,大批移居中國延邊。當時(shí)延邊的醫藥衛生事業(yè)極為薄弱,據《吉林匯征》記載,延邊地區偏僻,精于方伎者甚少,在集鎮做醫業(yè)兼設藥局者,大都是外來(lái)者,其數量亦不多。鄉間還有不少滿(mǎn)族的巫醫——薩滿(mǎn),巫醫除跳大神外,也有以草藥雜方、偏方醫治疾病的。1905年以后,隨著(zhù)人口的增加,中國內地和朝鮮各地也遷徙來(lái)一些醫生和藥商,也有青年開(kāi)始學(xué)醫。當時(shí)從朝鮮傳到延邊的東醫醫書(shū)有《東醫寶鑒》、《東醫壽世保元》、《醫方活套》等,學(xué)醫者多從《醫方活套》開(kāi)始。1920~1945年為普及提高階段。朝鮮遭到日本侵略后,移民至延吉的情況更為普遍,隨著(zhù)人口的增加,醫生隊伍也壯大了。1922年延吉制定了《取締醫生暫行規則》,實(shí)行了對行醫者的考試執照制度。1923年起,延吉、和龍、敦化等縣相繼成立醫學(xué)研究會(huì )。1938年成立漢醫講習會(huì )。以后各縣相繼成立漢醫協(xié)會(huì )。至1953年統計,延邊境內從事民族醫藥工作者達720余人。從1945年開(kāi)始民族醫藥受到重視,民族醫隊伍迅速發(fā)展。

理論體系特色

朝醫學(xué)是有獨特理論和豐富臨證經(jīng)驗的醫學(xué)。其理論基礎是四象醫學(xué),所謂四象,是朝鮮醫學(xué)家李濟馬根據《靈樞·通天》五態(tài)人論提出的,他取其太少陰陽(yáng),舍其陰陽(yáng)和平人,將人分為四象人,創(chuàng )立了四象整體觀(guān)、陰陽(yáng)論、四行論、臟腑論、病理學(xué)、臨床學(xué)、預防學(xué)等,稱(chēng)為四象醫學(xué)。

四象陰陽(yáng)論是朝醫學(xué)的理論基礎?!稏|醫壽世保元》中指出:“太少陰陽(yáng)臟局短長(cháng),陰陽(yáng)之變化也?!彼南筢t學(xué)就是根據這一臟局短長(cháng)的陰陽(yáng)變化,把人分為太少陰陽(yáng)人,認為只有正確的辨象陰陽(yáng),才能抓住體質(zhì)的本質(zhì)。

民族療法

朝鮮醫學(xué)在實(shí)踐過(guò)程中,出現了一些與中醫用法不同的中藥。這些藥物與中藥完全相同,而朝醫在反復的用藥過(guò)程中,卻發(fā)現了大量與中藥不同的作用現象,與傳統中藥用法不同,這種現象,就是同物意異用現象。所謂同物異用現象,不是否定中藥的傳統用藥習慣,而是原功效的新補充。

養生保健

勞役得當,有規律的飲食起居,依病性的需要服用藥物方對健康有利。故《東醫壽世保元》指出:“怠慢則必夭,謹勤則必壽”,“懶怠減壽”,“勤干得壽”,“有勤干則福壽”,“養生之術(shù),每欲小勞,但莫大?!?,強調了勞動(dòng)對健康的重要性。還認為“簡(jiǎn)約得壽”、“嬌奢減壽”、“貪欲減壽”,“饑者之腸,急于得失則腸氣蕩矣”,“饑而安饑則腸氣有守”,“故飲食以能忍饑而不貪飽”,“人可日再食、而不四、五食也,又不可即食后添食,如此則必無(wú)不壽”等等,指出了節制飲食的必要性。說(shuō):“膏粱雖則助味,常食則損味;羊裘雖御寒,常著(zhù)則攝寒,故膏粱、羊裘猶不可以常食常著(zhù)”?!熬粕敊?,自古所戒,謂之四堵墻而比之牢獄,非但一身壽夭,一家禍福之所系也?!边€指出:“衣服以能耐寒而不貪溫”,提出了酒色對健康的危害和平素鍛煉對身體的益處以及嬌奢生活對健康的危害。對于藥物的服用,《東醫壽世保元》指出:“有病者,可以服藥,無(wú)病者,不可以服藥;重病可以重藥,輕病不可以重藥;若輕病好用重藥,無(wú)病者好服藥,臟器脆弱,益招病矣”,“常服藥之有害,則反為百倍于全不服藥之無(wú)利也”,“有病者,明知其證則必不可不服藥;無(wú)病者,雖明知其證,必不可服藥,歷觀(guān)于世之服阿片煙、水銀、山參、鹿茸者,屢服則無(wú)不促壽者”,明確地闡明了用藥的科學(xué)道理以及亂用藥對健康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