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基諾族

簡(jiǎn)要

基諾族是我國56個(gè)民族之一,為西雙版納土著(zhù)民族,主要聚居在云南西雙版納景洪市基諾鄉。盡管其人口較少,但同其他民族一樣,她在漫長(cháng)的社會(huì )發(fā)展過(guò)程中,創(chuàng )造了本民族的燦爛文化?;Z族自古以來(lái)居住山區,過(guò)去曾缺醫少藥,為了生存,他們在與大自然的搏斗中,在與疾病的抗爭中,經(jīng)過(guò)漫長(cháng)的實(shí)踐探索,積累了許多行之有效的醫藥經(jīng)驗,形成并發(fā)展成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傳統醫藥文化。它對基諾族的生存、繁衍和發(fā)展起著(zhù)不可低估的作用?;Z族醫藥是基諾族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祖國醫學(xué)寶庫的重要組成部分。

基諾族既然沒(méi)有自己的文字,對自己的民族醫藥也就不可能有文字記載,然從古至今,基諾族的“雌師”(醫生),都是通過(guò)口傳心教,世代沿襲,現今有的“雌師”已是幾代、十幾代的流傳下來(lái),他們從社會(huì )的實(shí)踐中,從生產(chǎn)斗爭及與疾病的斗爭中,不斷總結出經(jīng)驗,積累醫藥知識,豐富了本民族的醫藥學(xué)。

理論體系特色

基諾族一般都崇拜奇數,尤其是對“三”更為崇拜。天、地、人三元或稱(chēng)三才,在本民族中廣為流傳,從本民族的歷史口碑中,便可看出他們對奇數的崇拜程度?!鞍㈡蒲薄保▌?chuàng )世女神)在開(kāi)天辟地時(shí),用手撐天,用腳踩地,她頂天用的是九根柱子,吊地用的是九跟繩子,都是三的倍數。而基諾族的祖先,瑪黑瑪妞成親,生下的三男三女,長(cháng)大后形成基諾族的三個(gè)胞族?!绑尤婪€,說(shuō)話(huà)三句斷”,是基諾族婦孺皆知的名言哲理?!叭痹诟鱾€(gè)領(lǐng)域中被廣泛應用,以致滲透到醫學(xué)領(lǐng)域中,并有左右醫藥的傾向?!盁熕靥亮鳌?,指的就是天、地、人三才;天上有三點(diǎn),日、月、星;風(fēng)、云、雨;年分三季,日有三變,夜有三變;地有山、水、物(動(dòng)植物,也指生物),三物衍化為萬(wàn)物;人有生、老、死;病有輕、重、急;還有好轉、遷延、惡化??床∪\,即眼望(看面色、指甲、二便,也有看鞏膜,舌下靜脈及頸部的)。問(wèn)診,從九個(gè)方面詢(xún)問(wèn)。切診(即摸診),手摸三部:腕動(dòng)脈、肘動(dòng)脈、腋下動(dòng)脈;頭摸三部:額動(dòng)脈、耳后動(dòng)脈、頸動(dòng)脈;軀干摸二部:心尖搏動(dòng)區、髂動(dòng)脈、足背動(dòng)脈。證分為:寒證、熱證、虛證。組方時(shí)藥物分主、輔、引。采藥時(shí)不分季節,而分早、中、晚。藥物命名:一是根據其形態(tài)生長(cháng)環(huán)境;二是藥物的用途或與形態(tài)綜合命名;三是藥物的氣味或與形態(tài)綜合命名。藥物性味分為寒性(或稱(chēng)為涼性)、熱性、兩性或稱(chēng)為中性。

基諾族的診斷方法主要有眼望(望診)、口問(wèn)(問(wèn)診)和手摸(摸診)三種方法,從而了解患者的病史、病情、好惡、臨床表現以及臨床體征,然后根據三診所得到的資料,進(jìn)行綜合分析、歸納推斷,從而得出對“病”的明確診斷,以此作為立法、組方和用藥的依據。

藥用概況

基諾族醫的方藥劑型并不復雜,主要是因為多數藥物都生長(cháng)在當地,隨時(shí)可以采集到,因此,鮮用的藥物比較多,劑型主要分為內服、外用兩大類(lèi)。

基諾族雌師對藥物的加工方法,因其植物藥大多數是用鮮品,即現采現用。干品多為較難找到的藥物,或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這些草本植物須在生長(cháng)茂盛期采來(lái)曬干備用。

基諾族識別藥物的主要方法是:一看(看形狀部位)、二聞(聞氣味)、三嚼(嘗味道)。

治療方法

基諾族雌師的治療方法,是他們在長(cháng)期的社會(huì )實(shí)踐中總結出來(lái)的簡(jiǎn)便實(shí)用、行之有效的方法。但長(cháng)期以來(lái)由于社會(huì )發(fā)展的不平衡,導致其經(jīng)濟、文化比較滯后,加之宗教的影響,故其中也摻雜有唯心的東西。

神話(huà)傳說(shuō)

基諾族醫藥是一門(mén)實(shí)踐性和經(jīng)驗性很強的民族傳統醫藥,在本民族中流傳著(zhù)許許多多如何發(fā)現藥物的傳說(shuō),這些傳說(shuō)雖然帶有宗教色彩,但它從另一方面也說(shuō)明了基諾族醫藥是在社會(huì )實(shí)踐中發(fā)現和發(fā)展起來(lái)的。如基諾山巴卡寨布魯飄家祖傳的接骨藥,在當地可謂遠近聞名,家喻戶(hù)曉。他家的接骨藥無(wú)論是對開(kāi)放性骨折、閉合性骨折、粉碎性骨折,還是跌打傷、扭挫傷療效都很顯著(zhù),到布魯飄已傳了九代。

分病論方

基諾族醫藥學(xué)的方劑及方藥組合,有其自身的特點(diǎn)。它是本民族在長(cháng)期的社會(huì )實(shí)踐,尤其是在與疾病的斗爭中,不斷地積累、總結出來(lái)的經(jīng)驗方劑。它廣泛地分散于基諾族的雌師、巫師及人民群眾中,有不少的基諾族群眾能認識幾種藥,懂得兒個(gè)方。他們的劑型簡(jiǎn)單,一般只分為內服、外用兩大類(lèi)。內服方劑型有湯劑、散劑、酊劑,還有不少是現采現用,生嚼含服。外用方劑型有外包劑、外擦劑、外薰洗劑等。藥方的組合,從單方單味藥方,到多種藥物組成的復方,其方中的藥物絕大多數是單數,較少出現偶數。

他們的方多是一病一方,方隨雌師的不同而改變,形成多方治一病,即同病異治方。由于方藥多分散在雌師手中,又沒(méi)有文字記錄,故難以溝通統一。異病同治方、通用方就出現得較少,但對一些疾病的治療方法多數是一致的,例如:對瘧疾、墮胎等,很多雌師都采用外治方法,即用藥物外敷一定的部位,達到治療內在疾病的目的。

對于一些疑難性腹痛、滿(mǎn)腹疼痛,由于部位不清,一時(shí)難以確定疾病的性質(zhì)、部位,設有鑒別診斷性治療方,其方的藥物組成是:

大液關(guān)門(mén)(布婆羅臘婆羅)根20g、餓飯果(瓦懋多姐帕迷)根20g、海金沙(得烏哩)根20g、水煎服,用于滿(mǎn)腹疼痛,部位不清寒熱不明,服藥后可以固定疼痛部位。顯現寒熱之象,以便進(jìn)一步對癥下藥。

基諾族醫用方劑較多,本篇僅錄用收集到的方劑中的251個(gè),按疾病系統分別列出,這些方劑都是基諾族較有名望的雌師所獻,是他們經(jīng)過(guò)實(shí)踐篩選過(guò)的常用方,具有真實(shí)性和可靠性。但在實(shí)際選用時(shí),也有再驗證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