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布朗族

簡(jiǎn)要

布朗族是一個(gè)擁有著(zhù)悠久歷史的少數民族,民族語(yǔ)言為布朗語(yǔ),屬南亞語(yǔ)系孟高棉語(yǔ)族布朗語(yǔ)支,可分為布朗和阿瓦兩大方言區,沒(méi)有本民族的文字。布朗族有著(zhù)極為豐富的口頭文化,至今仍然保留著(zhù)最具鮮明特征的民族語(yǔ)言、服飾、歌舞、風(fēng)俗習性。

發(fā)展史

布朗族是從遠古商周時(shí)期緩慢進(jìn)步、生存、發(fā)展而來(lái)的古老民族,生活在亞熱帶被茂密森林包圍的崇山峻嶺之中。由于受到交通阻礙、經(jīng)濟文化交流不便及異族統治的影響、社會(huì )進(jìn)步緩慢導致本了民族的原始醫藥發(fā)展亦是緩慢的。

從商周時(shí)期到明代,布朗族基本上屬于原始社會(huì )后期,原始宗教中的占卜、祭祀、圖騰崇拜得到生存和發(fā)展,催生了布朗族的原始醫藥。到了宋朝末期布朗族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個(gè)單一的民族己完全形成。元朝以前布朗族的原始醫藥和其族源文化均處于萌芽狀態(tài)。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人民政府為了改變布朗族地區惡劣的醫療衛生條件,加強民族團結,大力促進(jìn)了布朗族醫藥生存發(fā)展。

非藥物療法

布朗族醫藥是布朗族人民在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勞動(dòng)中,不斷與疾病做斗爭的經(jīng)驗總結和智慧結晶,是人們逐漸識別某些野生植物具有治療某種疾病功能,積累的較為豐富的用藥經(jīng)驗和古樸的醫療技術(shù)。診治方法多為望、聞、問(wèn)、切、觸。對常見(jiàn)病的傳統療法多為拔罐、刮痧、揪痧、針刺放血、推拿按摩等。用藥就地取材,多用草本、木本植物的根、莖、葉、花、果或全草以及動(dòng)物藥入藥,特色主要以新鮮藥物為主藥,配方藥劑多以煮服,間有用酒、水送服。用藥具有單味多、復方少的特點(diǎn),一般分為內服和外用兩種。外用法主要有洗、泡、敷患處等。醫術(shù)簡(jiǎn)練實(shí)用,易在民間推行。

養生保健

布朗族民間醫藥和布朗族養生保健方法有著(zhù)密切的關(guān)系,她們是布朗族社會(huì )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布朗族民間醫藥是布朗族人民在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勞動(dòng)中與疾病作斗爭的經(jīng)驗總結和積累,其隨著(zhù)布朗族文化的形成而形成,隨著(zhù)布朗族文化的發(fā)展而發(fā)展。正是這一特殊的民間醫藥孕育出一些具有鮮明布朗族特色的民間養生保健方法,為布朗族和其他兄弟民族的強身健體、防病治病、繁衍生存做出了積極貢獻。

藥食神話(huà)傳說(shuō)

在長(cháng)期的社會(huì )生活中,居住在勐??h的布朗族創(chuàng )造了他們獨具特色的飲食文化,使之成為他們文化遺產(chǎn)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布朗族的烹調以煮、炒、烘烤、炸、燕、燒、腌酸七種見(jiàn)長(cháng)。煮是最常見(jiàn)的一種,凡是能吃的東西他們都可以用此方法制作,只要有鹽、有水便可,其他作料不太講究,有就放,沒(méi)有就罷。

炒,則一定要有油和作料、小菜,各種動(dòng)物肉都可以用炒的方法烹調,多放辣椒、韭菜、苤菜根、姜、蒜做配料,炒出來(lái)的菜一般都是香甜中帶辣。

烘烤也是他們烹調肉食的一種方法,獵到獸肉,捕到魚(yú),或者家里殺豬宰雞,都要取出瘦肉,揉上鹽巴、辣子面,用細竹棍夾住肉在火塘邊用微火加以烘烤,制作出具有香、脆、甜三味齊全的佳肴。照他們的話(huà)說(shuō):“不吃烤肉,不算嘗過(guò)肉香?!逼涓拭揽上攵?。

炸,主要有油炸獸肉、干巴、魚(yú)、蝦、螃蟹、花生米等,與其他民族油炸食物無(wú)多大區別。

蒸,能吃的食物他們都可以用蒸的方法來(lái)制作,食物不同,配料也有所不同。如蒸葉包豬肉,要有蔥、蒜、姜、青辣椒、花椒粉、香毛草、鹽巴等配料,而蒸棕包豬腦花,就要配有豬舌頭、蔥、姜、大芫姜、辣椒、鹽等。不管蒸什么,都要把配料剁細,與主食拌勻再用芭蕉葉或者棕葉包起來(lái)蒸,吃起來(lái)有一種香甜的味道。

包燒也是布朗族常用的一種烹調方法,魚(yú)、肉、菌類(lèi)、野菜等拌上鹽巴、辣面后用芭蕉葉包起來(lái),放進(jìn)火塘里,用火灰、火炭捂起來(lái)燒熟食用。

腌,布朗族制作帶有酸味的肉、魚(yú)、筍等時(shí),就把這些切成小片,拌上鹽巴、辣面、苤菜根、野花椒等香料,再摻上一些米飯或稀飯拌勻,放進(jìn)罐子內捂好,腌至發(fā)酸時(shí)再掏出來(lái)煮吃或炒吃。

這幾種常見(jiàn)的烹調方法雖不是布朗族獨創(chuàng ),但民族不同,烹調方法、味道也有所不同,很多嘗過(guò)布朗族佳肴的來(lái)客贊不絕口地說(shuō),不嘗不知道,一嘗就忘返??梢?jiàn)其美味了。然而,來(lái)客只知道這種佳肴美味可口,可不知道許多美味背后還有一個(gè)個(gè)比佳肴更加耐人尋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