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赫哲族

簡(jiǎn)要

赫哲族是中國東北地區一個(gè)歷史悠久的少數民族,民族語(yǔ)言為赫哲語(yǔ),屬阿爾泰語(yǔ)系滿(mǎn)-通古斯語(yǔ)族滿(mǎn)語(yǔ)支(也有觀(guān)點(diǎn)認為應歸入那乃次語(yǔ)支),沒(méi)有本民族的文字,使用西里爾字母來(lái)記錄語(yǔ)言,因長(cháng)期與漢族交錯雜居,通用漢語(yǔ)。由于居住地域廣闊,赫哲人的自稱(chēng)較多,如“那貝”、“那乃”、“那尼傲”,“赫哲”作為族稱(chēng)最早出現于康熙二年(1663)三月,1934年凌純聲《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一書(shū)出版后,“赫哲”作為族稱(chēng)開(kāi)始廣泛傳播。

民族用藥

赫哲族的經(jīng)濟形態(tài)是漁獵經(jīng)濟,為了生存,勤勞勇敢的赫哲人在極其惡劣的環(huán)境下同大自然進(jìn)行斗爭,由于條件健康環(huán)境惡劣,在這之中身體不免受到損傷,并經(jīng)常會(huì )得一些疾病,然而聰明的赫哲人在生產(chǎn)生活的實(shí)踐中,對周?chē)膭?dòng)植物的藥用價(jià)值產(chǎn)生了一定的認識,逐漸形成了本民族獨特的民族醫療衛生知識,這是赫哲族優(yōu)秀的傳統民族文化之一。

赫哲族是我國北方漁獵民族之一,其祖先世代繁衍生息在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三江流域,該民族屬肅慎系統,挹婁、勿吉、黑水靺鞨、野人女真等古代民族與赫哲族祖先有著(zhù)淵源關(guān)系。至淸初,始以“黑斤”、"黑真”、“赫真”、“奇楞”、“赫哲”等名稱(chēng)見(jiàn)于文獻記載。

赫哲族的經(jīng)濟形態(tài)是漁獵經(jīng)濟,為了生存,勤勞勇敢的赫哲人在極其惡劣的環(huán)境下同大自然進(jìn)行斗爭,由于條件艱苦環(huán)境惡劣,在這之中身體不免受到損傷,并經(jīng)常會(huì )得一些疾病,然而聰明的赫哲人在生產(chǎn)生活的實(shí)踐中,對周?chē)膭?dòng)植物的藥用價(jià)值產(chǎn)生了一定的認識,逐漸形成了本民族獨特的民族醫療衛生知識,這是赫哲族優(yōu)秀的傳統民族文化之一,但是以往的學(xué)者對赫哲族民族醫藥11生關(guān)注的不夠.對其系統地研究更是較少,作為史學(xué)工作者,有必要而且有義務(wù)將其挖掘出來(lái),為赫哲族的研究貢獻一份綿薄之力,論述中如有不當之處還請專(zhuān)家與同行給予批評指正。

1赫哲族對漁獵產(chǎn)品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

赫哲族居住的三江流域河網(wǎng)密布,湖波蕩漾,沼澤鋪茵。肥土沃野,蘊藏笤無(wú)窮的寶藏和豐富的物質(zhì)資源,給予以漁獵為生的赫哲人以舟楫之利,以衣食之源。其中漁獵產(chǎn)品不但在赫哲族的經(jīng)濟生活中占有較大的比重,而且在赫哲族的民族醫藥衛生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

1.1對各動(dòng)物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與利用:赫哲族在打圍行獵中,對經(jīng)常獵獲到虎、豹、熊、鹿、獾子等動(dòng)物的各臟器的藥用價(jià)值,在實(shí)踐之中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如:獾子,赫哲語(yǔ)稱(chēng)獾子為“多羅空”,其脂肪可醫治燒燙傷,“獾子油是治燒、燙傷的藥品。其肉可食,皮做搏墊,據說(shuō)可防治痔瘡?!蹦壳霸诤照茏寰幼〉貐^用獾子油治療燒燙傷還非常普遍。赫哲族對鹿治療各種疾病的藥用價(jià)值也是有所認識的,“關(guān)東城三宗寶,人參、貂皮、鹿茸角?!睋f(shuō)鹿的全身都是寶,身體各部分都是治療疾病的藥材,如鹿心血與鹿茸血是名貴的中藥材,“用鹿心血治心臟病”、“用鹿茸治血氣病”;同時(shí)鹿茸血還是大補藥品,“鹿茸血,割茸時(shí),用大張樺樹(shù)皮接著(zhù),然后曬千,是大補的良藥?!甭贡?,割下后曬干,不但能補氣壯陽(yáng),而且婦女產(chǎn)期缺奶時(shí),可以“煮鹿鞭湯喝,用以催奶?!甭固ベY也是治療婦科疾病的藥品,其制作方法是把鹿胎取出后,將鹿胎長(cháng)毛的皮扒掉,骨敲碎熬煎前用一斤左右的紅糖,熬后裝人容器中,然后割成塊,保持鹿胎不硬,色不變。主治婦女病,補血。鹿的眥瞇糊,也是藥材,年頭多的鹿眼角下積的多,割下曬干后顏色金黃色,象松樹(shù)油子,量不多,“主要醫治小孩發(fā)疹子,出水痘煮后飲之,疹痘發(fā)得齊?!甭菇且彩侵兴幉?,“刀傷,……也可抹干鹿角杈粉末?!?/span>

熊膽及熊骨也是重要的中藥材,黑熊膽可以治療眼部疾病,“中國人用熊膽治療砂眼,方法是:把干熊膽用水泡成汁液,再用布蘸著(zhù)摸到眼瞼上?!标P(guān)于鹿胎和熊膽的藥用價(jià)值在《在烏蘇里的莽林中》對其藥用價(jià)值也有相關(guān)的記載:在土頂子山腳下看到了一片農舍跟前,“張開(kāi)曬著(zhù)的獸皮,堆在倉房里的馬鹿角,鹿茸,掛著(zhù)晾曬的熊膽,鹿胎……”在本段的注釋中有如下說(shuō)明,熊膽“中國人用作為藥材,治療砂眼?!薄笆茉心嘎沟奶?,也用來(lái)制藥,治癆病?!?/span>

黑熊骨也是中藥材,可以制作黑熊膏,“黑熊膏,獵獲黑熊后,去掉肉將骨埋入土中,經(jīng)一年左右油氣去掉后,起出用鍋熬骨呈膏狀,大骨可砸碎用碾子壓成粉狀,熬成膏晾干,切成塊,主治腰腿疼,婦女病,去血化瘀?!崩匣⒌臏喩硪彩菍?,其中虎骨是非常珍貴的中藥材,虎骨泡酒可以治療風(fēng)濕病、關(guān)節痛。

1.2對各魚(yú)類(lèi)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與利用:由于赫哲族生活的地區是三江流域.這里湖泊縱橫,水波蕩漾,大量的魚(yú)類(lèi)生活在這里,魚(yú)對魚(yú)赫哲族來(lái)說(shuō),不但提供食物來(lái)源,魚(yú)皮可以制成魚(yú)皮股飾,而且赫哲族在長(cháng)期的食用魚(yú)的過(guò)程中總結出了許多魚(yú)類(lèi)所具有的藥用價(jià)值,可以治療某些疾病,如:“抽風(fēng)抽筋時(shí),可煮大馬哈魚(yú)頭湯喝?!被悸檎?,天花時(shí),“也有煮芹菜根、鯉魚(yú)頭,狍子眼湯喝的”。產(chǎn)婦在生產(chǎn)完后,赫哲族人一般都給產(chǎn)婦食用魚(yú)湯,這種習俗在凌純聲先生的《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一書(shū)中曾有記載:“赫哲人給產(chǎn)婦多食魚(yú)湯.尤以鯽魚(yú)湯為佳,以其能下奶”同時(shí)嘎牙子魚(yú)也可以用以幫助產(chǎn)婦催奶?!捌咝亲郁~(yú)、烤干,烘干毒氣大,粘貼治療惡瘡?!?/span>

2赫哲族對各類(lèi)植物及菌類(lèi)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與利用

2.1對各類(lèi)植物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與利用:赫哲族?;畹牡貐^有跌宕起伏的山脈和一望無(wú)際的茫茫的林海,在這里生長(cháng)著(zhù)名目繁多的中草藥材,如人參、桔梗、黃芪、甘草、防風(fēng)、烏萸、車(chē)前子、艾蒿、柴胡、地萸、蘆根、白芍、赤芍、五味子、云芝、細辛、蜂蜜等等不下百種,

在各種藥樹(shù)之中,首推的是人參,赫哲語(yǔ)稱(chēng)其為“奧爾霍達”,采集人參是赫哲族從古到民國初年的一項生產(chǎn)部門(mén),大多情況下是在狩獵、捕魚(yú)中兼營(yíng)此項生產(chǎn),它即是出售品又是向清朝進(jìn)貢物。尤其是居住烏蘇里江流域和黑龍江下游的伯利以下至阿古地方的赫哲人中,采集較多:赫哲族人的采集業(yè)比較發(fā)達,對采集到的各種植物的藥用價(jià)值也有所認識,往往利用植物的葉、根、莖、花蕾、果實(shí)等治療不同的疾病,如柳蒿芽,赫哲語(yǔ)稱(chēng)之為“額恩比”,是赫哲族經(jīng)常吃的野菜之一、據說(shuō)柳蒿芽還有冶瀉肚病的功效;吃稠李子餅據說(shuō)也可以治療瀉肚病。核桃,可生吃,又是中藥材。赫哲人在處理骨折時(shí),都會(huì )選擇一種名為“馬尿臊”植物,又稱(chēng)之為“接骨木”,用該樹(shù)的樹(shù)蕊子煮水喝,據說(shuō)可以治療骨折,“骨折后用一種名稱(chēng)力‘馬尿臊’的樹(shù)蕊子,用它煮湯喝?!瘪R尿臊一般生長(cháng)在河邊,江岸等處.有碗粗的樹(shù)干,樹(shù)干中空,長(cháng)樹(shù)蕊子.腰腿痛時(shí)可以煮“馬尿臊"水喝;婦女月經(jīng)痛時(shí),也可以煮“馬尿臊”水喝;咳嗽時(shí)可吃黃岑面或煮黃岑湯喝;用艾蒿治療皮膚病,用穿地龍根治傷寒病,用山花椒梗治浮腫;山花椒籽泡酒能鎮靜;五味子,生服或泡灑飲用,主治身體虛弱;暴馬子樹(shù),赫哲語(yǔ)稱(chēng)之為“尼格的"用樹(shù)技、樹(shù)皮熬水洗患處,治疥癬;傷口發(fā)炎時(shí)可以在患處抹上“八古牛(一種野生植物)的根粉,或用柞木胞面粉抹上。

2.2對各種菌類(lèi)藥用價(jià)值的認識與利用:赫哲族對各種菌類(lèi)的藥用價(jià)值也有一定的認識,如猴頭蘑,赫哲語(yǔ)稱(chēng)為“吉又陳依格達付刻尼"猴頭蘑,是名貴菌類(lèi),而且可入藥;木耳,赫哲語(yǔ)稱(chēng)之為“撤克耳其索里吉”,也是中藥材;遇到刀傷時(shí).除了可以用鹿茸血和鹿角杈粉末涂抹傷口外,還可以抹馬糞包粉(一種菌類(lèi)植物),學(xué)名為"馬勃”對以防止外傷出血。

3赫哲族的衛生用品及相關(guān)的衛生經(jīng)驗

3.1衛生用品:由于赫哲族翠年間生存環(huán)境惡劣,生產(chǎn)力水平較低,在物資匱乏的情況下,幾乎沒(méi)有任何真正意義上的衛生用品,而赫哲族獨具特色的刨木花卻充當了婦嬰保健衛生用品。

由于刨木花的效能與毛皮和棉花一樣,吸水性和保溫性都很好,所以在赫哲族產(chǎn)婦生產(chǎn)過(guò)程中,刨木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蘇聯(lián)學(xué)者N·A洛帕金在《阿穆?tīng)枴跆K里·松花江的果兒特人》書(shū)中,對刨木花做了介紹:“產(chǎn)婦無(wú)論在酷薯還是嚴寒,都得在毫無(wú)幫助,極不衛生的條件下分娩。這種條件惡劣到了何種程度,可從既無(wú)紗布,又無(wú)藥棉.沒(méi)有任何包扎物品來(lái)推斷,代替這一切必需用品的,則是細細的刨木花。它們可止血、包裹要兒,甚至當作毛巾用”E·A·卡耶爾在《那乃人摶統的日常禮儀》中也對日常?;钪械呐倌净ㄗ髁私榻B:“一些事前放在樺皮盒的刨木花充作醫藥品。這些包木花是用稠李木、柳木、紅柳木、椴木等削成的,一般認為紅柳木刨花最好。這些刨花是白色的,可用作棉絮、繃帶,由于具有殺菌作用,常用作藥品。分娩后,產(chǎn)婦的親屬和好友將盛在樺皮盒的刨花作為禮品送個(gè)產(chǎn)婦。嬰兒也同樣用刨花包裹。在頭幾天里,新生兒放在鋪者刨花和一塊布的燁皮盒蓋上?!薄埃óa(chǎn)婦)出現白色舌苔時(shí),用稠李木刨花或柳木刨花纏在肘、膝、腕、踝關(guān)節處及脖子上,15~20分鐘后再解決所有的刨花?!?/span>

通過(guò)以上的材料我們可以看出赫哲族不但利用刨木花包裹嬰兒而且還可以治療產(chǎn)婦的一些疾病,同時(shí)“過(guò)去赫哲婦女曾用刨花作經(jīng)期衛生紙用?!彼耘倌净ㄔ诤照苋说膫鹘y習俗中,應用的比較廣泛,其主要的功用便是在缺少醫藥,缺少紗布,棉絮等保健物品的惡劣條件下,充當婦嬰衛生保健用品。

3.2衛生經(jīng)驗:早年間在赫哲族地區經(jīng)常爆發(fā)天花、霍亂、黃疸、痢疾等疫病,往往奪去全家甚至全村人們的生命,這也是赫哲族人口銳減的主要原因之一,赫哲族的口弦琴(赭哲語(yǔ)“木康吉”)的產(chǎn)生據說(shuō)就與此有關(guān)?!对跒跆K里的莽林中》的作者弗·克·阿爾謝尼耶夫在考察“玻璃溝”時(shí),在勒富河的河源地宿營(yíng)時(shí).遇到一位著(zhù)赫哲獵人“德?tīng)柼K·烏扎拉”他說(shuō):我從前也有老婆、兒了、女兒。得了天花,都死了?,F在我的一個(gè)剩下了……"就是這種情況的真實(shí)反映。

赫哲族在長(cháng)期與這些疫病斗爭的過(guò)程中,逐漸地對這些疫病有了一些基本的認識,開(kāi)始懂得了如何躲避和預防這些疫病的方法,例如在疫情發(fā)生時(shí),需要及時(shí)將健康的人與病人隔離,其具體的方法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遠離患者即未患病主動(dòng)回避患者,如狩獵外出的人,為了避免天花的傳染,只好繞著(zhù)染時(shí)疫的村莊而行;另一種是隔絕患者,這兩種情況在《西伯利亞動(dòng)偏紀要》中均有所記載:“忌出疸,一人偶發(fā).則合屯避居他處,或將出疸之人于林中為小屋居之,愈然后歸?!?/span>

在處理死者時(shí),赫哲族會(huì )依據死者不同死因來(lái)選擇不同的喪葬儀式,“赫哲人喪葬儀式,根據死者的情況各有不同,狩獵時(shí),死于山中者以樺樹(shù)皮或樹(shù)枝裹尸架樹(shù)上,待二、三年后埋葬;死于家中者三日后埋葬;死丁非命者隔日埋葬;死于痘疹或癆病者當日火葬?!薄啊烙诎A病、痘疹者實(shí)行火葬,余者概用土葬”其中癆病、痘疹等屬于傳染的疫病.為了防止進(jìn)一步傳染擴散,所以喪葬儀式選擇火葬,以高溫的形式來(lái)達到殺火病毒的目的。同時(shí)赫哲族居住多是山高商林密地區,這里有各神蚊蟲(chóng),赫哲人為了防止其對人的叮咬,往往采用朽木熏煙的辦法,以驅蚊蟲(chóng)。3.3薩滿(mǎn)教在赫哲族醫疔衛生中的地位作用:赫哲族的宗教信仰是薩滿(mǎn)教,他們崠拜鬼神、崠拜自然界,相信“萬(wàn)物有靈”,通常情況下,赫哲族在發(fā)生疫病時(shí),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釆用民間驗方自行治療;一是請薩滿(mǎn)跳神醫治,“薩滿(mǎn)跳神時(shí),須視不同的病情請不同專(zhuān)長(cháng)的薩滿(mǎn):認為是靈魂,認為是自家供奉的什么神靈因某種原因使家人生病時(shí),就請‘佛其蘭’薩滿(mǎn)祈禱講情,使其不再懌罪;生了天花、傷寒、麻疹等病,就請‘阿哈瑪法’薩滿(mǎn)勸說(shuō)瘟神離開(kāi)病人?!薄啊⒐敺ā?,其實(shí)是薩滿(mǎn)的一種,但他的神術(shù)只限于看時(shí)疫及傳染病?!?/span>

請薩滿(mǎn)跳神治病,在赫哲族聚居地區是非常普遍的一種現象,俄國人馬克在非法踏查黑龍江時(shí),就多次聽(tīng)到薩滿(mǎn)治病吋的神鼓聲音,“我們在阿穆?tīng)柡幼蟀陡浇囊粋€(gè)不大的沙洲靠岸,晚間寂靜無(wú)風(fēng),從遠處傳來(lái)宋薩滿(mǎn)神鼓的咚咚聲,伴和著(zhù)薩滿(mǎn)的憂(yōu)郁而單調的祈禱聲”;從遠處通宵傳來(lái)神鼓的咚咚聲?!闭埶_滿(mǎn)跳神治病往往只能給人們的心理上的安慰,在大多數情況下,不但治不好病,反而貽誤人命。

赫哲族除了請薩滿(mǎn)跳神治病之外,還制作一些護身符,希望通過(guò)護身符達到沿病防炻的目的,《黑龍行記》中記栽:“在烏辦里江口的山腳下的岸緣上有一個(gè)村莊?!痪?,有一個(gè)居民駕若一只小船從那里向我們駛來(lái)。這是一個(gè)頭發(fā)半白的老頭?!@位老頭患者眼病,這種病在此地上了一定年歲的人當中非常流行,這是由于在屋內煙熏火燎而引起的。為了醫治此病,他們在脖子上掛著(zhù)2個(gè)系在窄帶子上的鉛制小人。他對這個(gè)護身符的神秘效用深信不疑,對我們說(shuō),自從帶上這兩個(gè)小人以后.他感覺(jué)病情大為好轉?!彪m然作者沒(méi)有說(shuō)明這個(gè)老頭的族屬就是赫哲族,但是烏蘇里江地區卻是赫哲族聚居的地區,即使這個(gè)老人不是赫哲族,也說(shuō)明用護身符來(lái)治病在該地區是非常普遍的一種風(fēng)俗,赫哲族中也應當存在此種風(fēng)俗這種推論在馬克接下來(lái)的記載中就被直接卬證了“(果兒特)人一個(gè)婦女脖頸上桂著(zhù)縫在寬布帶上的鉛制硅狀小神偶,她把這個(gè)小神偶作為護身符佩帶在身上,看來(lái)十分珍惜,甚至用她非常喜愛(ài)的物品與之交換,她都不肯?!碑敃r(shí)的俄國人稱(chēng)赫哲族為”果兒特”說(shuō)明赫哲族確實(shí)在用此種治病風(fēng)俗。

4赫哲族民族醫藥衛生的特點(diǎn)

4.1中國傳統的中醫學(xué)是在實(shí)踐中不斷積累而提升的,赫哲族的醫療衛生經(jīng)驗也是生產(chǎn)生活經(jīng)驗積累的成果,是對周?chē)膭?dòng)植物認識不斷加深的過(guò)程,赫哲族醫療衛生經(jīng)驗的產(chǎn)生與發(fā)展正是中醫學(xué)發(fā)展的早期階段的縮影。4.2赫哲族的民族醫藥中常用藥物以植物藥和動(dòng)物藥為主,且均為漁獵產(chǎn)品,未見(jiàn)礦物藥,植物藥多數專(zhuān)做藥用,但有的兼作食用或以食為主。

4.3治療的病種較多,有近20種,其中突出的足外傷,骨別,瘡瘍,關(guān)節疼痛等疾病,可以看出赫哲族治病療傷病的涇驗比較豐富。

4.4座巫不分是赫哲族醫藥衛生中又一顯著(zhù)特點(diǎn),在其治療不同類(lèi)型疚病的時(shí)候,往往可以看到各類(lèi)職能薩滿(mǎn)舞動(dòng)著(zhù)的身彫.其治療疾病時(shí)往往帶有一定的巫術(shù)與迷信色彩,這既反映了赫哲族的寧宙觀(guān)、宗教觀(guān),同時(shí)也是赫晳族生產(chǎn)力低下情況的真實(shí)反映。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了解到赫哲族的民族醫藥衛生發(fā)展的具體情況及所具有的獨特的特點(diǎn),我們需要對其不斷的進(jìn)行深入研究,不但發(fā)揮其中的合理成分.為我們今天的醫學(xué)所用,同時(shí)也能將赫哲族生存與生活的原生態(tài)面貌保留和展現給后人,為赫哲族的研究貞獻一份力量。

偏方

赫哲族在新中國成立以前的歷史中,沒(méi)有醫生,大多數人在患病時(shí)請薩滿(mǎn)跳神驅邪去病,但并非患一切疾病都由薩滿(mǎn)跳神,而是認為魔鬼作怪才由薩滿(mǎn)跳神。聰明的赫哲族人往往都是用偏方和草藥醫病的。這些土法醫病是赫哲族人經(jīng)過(guò)一代又一代流傳下來(lái)的生存經(jīng)驗,這些經(jīng)驗都是民間醫藥的寶貴財富。

吃大馬哈魚(yú)頭治抽筋。赫哲族漁民因長(cháng)期從事水上捕魚(yú),大多數人被潮濕侵襲,日久天長(cháng)就有很多人有抽筋的癥狀,但很有悟性的赫哲族人知道了吃大馬哈魚(yú)頭治這種因潮濕引起的抽筋有很好的功效。車(chē)前草治毒瘡?;佳奂矔r(shí),往眼中抹熊膽汁。達紫香葉子熬水喝可治氣管炎。婦女生產(chǎn)后,如果奶水少,將干鹿茸用刀刮下粉末,用開(kāi)水服用,既保健又能下奶,非常靈驗。治刀口傷可用鹿茸血抹傷口處,也可抹鹿角干杈粉末。另外,馬糞包抹傷口也消炎。牙痛時(shí),用煙袋里的油子蘸棉花塞進(jìn)牙縫里。頭痛時(shí)放血,拔火罐子,針灸等。燙傷用獾子油涂抹好得快些。小孩(嬰兒)拉肚子柞樹(shù)皮洗肚臍往下,可治愈,等等。

以上治療偏方在赫哲族各個(gè)地區不盡相同,這些也僅是極少部分,流傳在赫哲族民間的醫治方法和偏方是很多的。這些偏方從古至今都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今,人們都上正規的醫院醫治疾病,極少有人再用這些偏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