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黎族

簡(jiǎn)要

黎族,是海南島最早的居民,黎族語(yǔ)言屬漢藏語(yǔ)系壯侗語(yǔ)族黎語(yǔ)支。大多數黎族人都能兼說(shuō)漢語(yǔ),過(guò)去黎族沒(méi)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漢文,1957年在黨和政府幫助下創(chuàng )制了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黎文,信仰仍處在原始宗教階段。

黎族主要聚居在海南省的陵水、保亭、三亞、樂(lè )東、東方、昌江、白沙、瓊中、五指山等縣市,其余散居在海南省境內的萬(wàn)寧、儋州、屯昌、瓊海等縣市以及貴州等省。

發(fā)展史

黎族是一個(gè)沒(méi)有文字的民族,本民族沒(méi)有在對于醫術(shù)和醫藥方面留下任何文字記載。但查考所有相關(guān)黎族文化、習俗、醫藥方面的考察資料,無(wú)不記載著(zhù)黎族的崇神信仰,祖先崇拜。雞卜、殺牲求神治病等等:黎族家中如有人生病,即請巫師到家中殺雞、殺豬、殺牛祭神救治,有人以此做出黎族是崇神醫學(xué)模式的結論。

翻開(kāi)任何一個(gè)民族的醫學(xué)發(fā)展史,無(wú)一不是由蒙昧走入認知;無(wú)一沒(méi)有經(jīng)歷由巫——巫醫——巫醫分化——理性醫學(xué)的演變過(guò)程。同時(shí)也不能否定蒙昧時(shí)期“巫”在心理治療方面所產(chǎn)生的積極作用。至于當今黎族留存的巫師殺牲祭神的形式,只是在民間信仰上沿襲下來(lái)的一種習俗。姑且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在民俗中的心理治療形式,而不能把它視為是黎族的民族醫學(xué)模式。

從黎族醫藥啟蒙與發(fā)展的歷史年代去衡量,黎族應該是最早實(shí)現巫醫分化,走入理性醫學(xué)發(fā)展模式的民族之一,也是最早學(xué)會(huì )利用草藥治療疾病的民族之一。這個(gè)時(shí)期應當是與華夏中醫藥的啟蒙與發(fā)展基本上處于同一個(gè)時(shí)期。從海南的考古資料來(lái)分析:

兩萬(wàn)年以前,處于舊石器晚期的黎族先民就踏上了這座海島;

一萬(wàn)年前開(kāi)始向新石器時(shí)期過(guò)渡;

6000年前進(jìn)入新石器時(shí)期;

進(jìn)入新石器時(shí)期的標志性特征是:農業(yè)的起源。也就是說(shuō),黎族的先民們在1萬(wàn)年——6000年前的這一段時(shí)間里,幾乎是與中原華夏的神農氏大約在同一個(gè)時(shí)期內完成了“嘗百草”的歷程,從中發(fā)現并學(xué)會(huì )了利用草藥,學(xué)會(huì )了種植作物,從而走進(jìn)了農業(yè)文明。

黎族是一個(gè)非常善于識別和利用天然植物藥物的民族,在信仰上有植物崇拜的習俗。在黎族中幾乎是全民皆醫,每一個(gè)人或多或少都懂得一些識別和利用草藥的知識,但遇到自己不能解決的疾病,就要求助于黎醫。德高望重的女性黎醫被尊稱(chēng)為“妣(bi)雅(ya)”,男性黎醫被尊稱(chēng)為“帊(pa)雅(ya)”——黎語(yǔ),藥王的意思。

由于黎醫在黎族的歷史進(jìn)程中擔負著(zhù)整個(gè)部族的繁衍與發(fā)展的責任,因此在部族中享有很高的地位和威望,倍受族人的尊重與愛(ài)戴。他(她)們是從族群中精選出來(lái)的最優(yōu)秀的人:要憑借大腦的記憶把醫術(shù)和醫藥從上一輩人身上繼承下來(lái);在自己身上取得發(fā)展;用口傳身教的形式往下一輩人身上傳承下去。這樣代代相傳數千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黎族醫術(shù)和醫藥的傳承是連續的,是在連續的繼承中不斷取得發(fā)展的。

對于任何一個(gè)民族、任何一種文化來(lái)說(shuō),傳承的連續性和在繼承中要取得發(fā)展都是十分重要的。黎醫的傳承對象沒(méi)有男女的分別,只是在宗族中選擇吃苦耐勞、樂(lè )于助人、聰慧好學(xué)、記憶力強的人作為繼承人,以確保能夠完整的繼承。繼承以后,族群內部則以繼承人為核心不斷地進(jìn)行著(zhù)相互間的認識和交流,使其在交流中不斷地取得發(fā)展和優(yōu)化。這是黎族醫藥文化傳承的一個(gè)突出的特點(diǎn)。

黎族醫生中沒(méi)有單獨的藥師、護師,而是將藥、醫、護融為一體。

在草藥方面,黎醫傳承下來(lái)的草藥有500余種,常用草藥有300余種。

醫學(xué)理論

黎醫用藥的理論認為,藥的性、味、效是源于土、水、火、氣四行。土為藥物生長(cháng)之本,水為藥物生長(cháng)之液,火為藥物生長(cháng)之熱,氣為藥物生長(cháng)運行之動(dòng)力。這里簡(jiǎn)明敘述了藥物生長(cháng)的自然條件和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因果互動(dòng)作用。水與土偏盛,藥物味為甘;火與土偏盛,藥物味為酸;土氣偏盛,藥物味則澀。

一般來(lái)說(shuō),“肝脾”類(lèi)疾病可用甘味、酸味藥物治療,而用苦味及辛味藥物治療可加重病情;“心肺”類(lèi)疾病可用苦味及辛味藥物治療;“腎”病者可用甘味、咸味或澀味的藥物治療,或食物治療。黎醫用藥大體分為湯劑、藥酒、粉劑、搗爛劑等??傊?,重要在于藥物的配伍,適量即取得更佳療效。

黎醫認為,植物草藥的性能,與地理、氣候有密切的關(guān)系。在陽(yáng)光強烈照射地方生長(cháng)的草藥,它性能是熱性的;而生長(cháng)在陰涼地區的草藥,其性能是寒涼。黎醫還把藥物的效能分為寒、涼、熱、溫、清、輕、重等,要求藥物性能和疾病病因相對應,如寒性疾病則用熱性藥物治療等等,這是黎醫辯證施治的方法。在飲食方面也要注意適應病人身體的需要。在冬季提倡多吃咸、甜、酸的食物,多吃油,多吃熱性的食物和野生動(dòng)物如鹿、山豬、黃猄、蛇類(lèi)、羊肉等等,以增加人體對熱量的需要。除冬季外,對于其他季節的飲食則要求不嚴格,甜淡酸咸凡易消化吸收均可。

此外,黎醫在人的日常行為方面也有些要求,強調人的肉體、言論、情欲和精神都必須有所制約。對身體、精神健康的人平常應選擇適宜的行、坐、臥等,不要隨便佩帶銅錢(qián)紅線(xiàn)作護身符。人都應當尊老愛(ài)幼,團結鄰居,只有行為高尚的人,才能健康、愉快、長(cháng)壽。

植物認識與利用

黎族人民在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生活實(shí)踐中,對一些動(dòng)(植)物的藥用功效有一定的認識,在實(shí)踐中積累了豐富經(jīng)驗,并應用于臨床治療,能夠對一些常見(jiàn)的內科、外科等疾病進(jìn)行診斷、預防和治療。

黎醫的理論認為,植物藥的性、味、效是源于土、水、火、氣四色。土為藥物生長(cháng)之源,水為藥物生長(cháng)之液,火為藥物生長(cháng)之熱,氣為藥物生長(cháng)之動(dòng)力。水與土偏盛,藥物味為甘;火與土偏盛,藥物味為酸;土與氣偏盛,藥物味為澀,這里簡(jiǎn)明敘述了藥物生長(cháng)的自然條件和生長(cháng)環(huán)境的因果關(guān)系。

民族療法

黎醫的治療方法多種多樣。內治主要服用經(jīng)熬煮的草藥水為主,外治則有拔火罐、火點(diǎn)、放血療法、艾炙、熱敷、按摩、藥熏蒸療法、藥水浴、外敷法等。在藥物治療的同時(shí),還要調整病者的起居,飲食和精神治療,并且講究飲食禁忌等。

民間飲食療法

黎族散居深山老林,有采摘野菜習慣,野菜(果)也成為黎族日常菜肴。以草為菜,以菜入藥,膳藥互用,即廚房也是藥房,通過(guò)長(cháng)期經(jīng)驗積累,從日常飲食中懂得許多衛生保健知識,許多疾病是可以通過(guò)日常菜肴的方式治愈的。所以飲食療法已成為黎族治療疾病的重要組成部分,以下介紹黎族常用的飲食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