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景頗族

簡(jiǎn)要

景頗族,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之一,有自己的語(yǔ)言和文字,語(yǔ)言屬漢藏語(yǔ)系藏緬語(yǔ)族,5個(gè)支系語(yǔ)言分屬景頗語(yǔ)支和緬語(yǔ)支,文字有景頗文和載瓦文兩種,均為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

景頗族的來(lái)源與青藏高原上古代氐羌人有關(guān),有“景頗”、“載瓦”、“勒赤”、“浪峨”、“波拉”5個(gè)支系,主要聚居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山區,少數居住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與緬甸克欽邦接壤地區。緬甸境內的大部分克欽族支系與中國境內的景頗族、傈僳族也有極深的淵源。

民族醫藥

景頗族是云南的獨有民族之一,包括景頗、載瓦、勒期、浪速、布拉五個(gè)支系,景頗族源于青藏高原上古代氐羌部落,語(yǔ)言屬于漢藏語(yǔ)系藏緬語(yǔ)族。據2000年云南省第五次人口普查統計,景頗族有13,0212人,主要聚居于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境內大約在東經(jīng)92°28′~99°57′,北緯24°~25°5′之間的隴川、盈江、潞西、瑞麗、梁河等五縣市,其余則散居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片馬、崗房、古浪、臨滄地區的耿馬佤族自治縣等地,有雄獅般勇猛民族之稱(chēng)。

景頗族的傳統醫藥,就是景頗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是景頗族人對疾病防治經(jīng)驗的積累,這些經(jīng)驗世代相傳,成為景頗族人民維護健康和遏制疾病的一件法寶,在缺醫少藥的環(huán)境中為景頗人的生存繁衍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景頗族醫藥來(lái)源有三個(gè)方面:第一,景頗族有豐富、優(yōu)美的口頭文學(xué)流傳,包括反映本民族起源、遷徙歷史的敘事長(cháng)詩(shī)及神話(huà)、故事、寓言、諺語(yǔ)、謎語(yǔ);第二,景頗族居住的山區土質(zhì)肥沃,氣候溫暖,雨量充沛,極適宜多種植物生長(cháng)和動(dòng)物的生存。肥沃的土地和豐富的資源,賦予了景頗人民極為豐富的野生植物及野生動(dòng)物藥源。景頗山區主要盛產(chǎn)名貴的野生植物和動(dòng)物藥材,野生植物藥主要有砂仁、訶子、蓽撥、團花、肉桂、玉京、黃連、黃山藥、三奈、史君子、紅花、大血藤、石斛、七葉一枝花等;常用動(dòng)物藥材主要來(lái)源于虎、豹、鹿、巖羊、犀牛、熊、長(cháng)臂猴、大象、香獐子、穿山甲、孔雀等動(dòng)物,景頗族人民在長(cháng)期與疾病作斗爭的過(guò)程中,通過(guò)不斷發(fā)掘利用身邊的自然資源來(lái)防病治病,逐漸積累了豐富的醫藥經(jīng)驗;第三,景頗族過(guò)去重視鬼魂觀(guān)念,人們的生、老、病、死、莊稼的豐歉、牲畜的興衰,各種生活、生產(chǎn)活動(dòng),無(wú)不與鬼魂發(fā)生聯(lián)系。他們認為鬼有好壞之分,有的可為人造福,有的則招災致禍,為了祈求保佑,于是盛行殺牲祭鬼魂的習俗。大兒有人染疾患病,則動(dòng)用祭祀祈禱的神奇招法,以求得鬼靈幫助以戰勝病魔。很多民間醫生都通曉宗教知識,而董薩(祭司)—般也都是懂醫識藥的,在行醫過(guò)程中通常所采取的方法是禱醫并用,即一而念咒施法逐走病魔,一面選用藥物治療疾病。景頗族醫藥的發(fā)展與原始宗教有著(zhù)密切的關(guān)系,具有很強的社會(huì )性和群眾性。

由于歷史原因,景頗族于十九世紀末才形成文字,因而沒(méi)有用本民族文字記栽的古代史,醫學(xué)理論體系的形成也受到極大限制,沒(méi)有形成自己獨特系統的醫藥理論體系。但他們在長(cháng)期與疾病作斗爭的過(guò)程中,在與眾多兄弟民族接觸、交往中,不斷吸收借鑒,加之本民族積累下的豐富醫療和用藥經(jīng)驗,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景頗族醫藥并世代相傳,不斷發(fā)展。景頗族傳統的用藥方法有:內服法、外包法、外洗法、外搽法、飲療法、藥食法、拔罐子療法、生食法。其技術(shù)特點(diǎn)有以下幾方面:一是絕大多數配方都要求使用藥引,藥引一般以酒為主,以食物即肉類(lèi)為輔助原枓;二是大都就地取材,常用藥材中植物藥多于動(dòng)物藥,也有少量的礦物質(zhì)藥材;三是組方通常比較嚴謹、簡(jiǎn)練、不復雜,有單方、驗方、復方,效用也比較突出,治療方法一般為里外并重等。景頗族在醫藥療效的總結和醫學(xué)知識的傳授方面積累了許多豐富而獨特的經(jīng)驗。景頗族箸名醫藥家有傳說(shuō)中的龔潭、恩昆和近、現代的恩昆對榮、都空瓦、袞載魯、早八瓦、梅干等人,他們在景頗族醫藥的傳承過(guò)程中,都做出過(guò)很大貢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景頗族地區發(fā)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huì )經(jīng)濟得到了很大的發(fā)展,景頗族聚居的山鄉,普遍建立了衛生所,通過(guò)大力除病滅害工作,有效的控制了流行病的發(fā)病率。同時(shí),其傳統醫藥也得到了當地黨和政府的支持,不少專(zhuān)家對景頗族的藥物進(jìn)行收集整理,并幫助景頗族醫生進(jìn)行科學(xué)研究,而針對景頗族醫藥理論的研究很少,景頗族至今尚無(wú)專(zhuān)門(mén)的醫藥書(shū)藉,景頗族藥大多收載于其他民族藥材中,如《德宏民族藥志(一)》是對景頗藥收載較多的一部書(shū)籍。另外,《中國民族藥志》第一卷也收有15種景頗族藥。胡蜂酒被推薦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腹瀉丸也被開(kāi)發(fā)出來(lái),兩藥還被《云南省藥品標準(1974)》收載。

民族醫藥是座“富饒的礦山”,而景頗族醫藥就是這座富饒礦山中的一顆璀璨奪目的寶珠,有待我們去開(kāi)發(fā)和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