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阿昌族

簡(jiǎn)要

方言?xún)煞N方言,兼通漢語(yǔ)、傣語(yǔ)等其他民族的語(yǔ)言或方言,無(wú)本民族文字,使用漢字。阿昌族主要分布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隴川縣戶(hù)撒阿昌族鄉、梁河縣囊宋阿昌族鄉、九保阿昌族鄉,其余分布于潞西、盈江、騰沖、龍陵、云龍等縣。此外,在鄰國緬甸也有部分阿昌族分布。阿昌族制造的鐵器極負盛名,以“戶(hù)撒刀”著(zhù)稱(chēng)于世。

發(fā)展史

阿昌族是云南省特有民族之一,有著(zhù)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在長(cháng)期的生產(chǎn)生活實(shí)踐和同疾病做斗爭的過(guò)程中,阿昌族同胞逐步獲得了一些醫藥經(jīng)驗,產(chǎn)生了本民族經(jīng)驗型的民間醫。阿昌族醫藥在發(fā)展過(guò)程中,受阿昌族居住地域、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形成了一些具有本民族特點(diǎn)的阿昌族醫藥知識。雖然阿昌族醫藥歷史悠久,但由于阿昌族歷史上只有自己的語(yǔ)言而無(wú)文字,醫藥知識及經(jīng)驗是通過(guò)口傳身教的方法,世代相傳,無(wú)醫學(xué)經(jīng)驗手抄本,歷代文獻對其醫藥記載也甚少,使其民族醫藥的歷史考證較為困難。

傳承與特點(diǎn)

阿昌族先民們?yōu)榱松婧头毖?,除了和大自然惡劣環(huán)境做斗爭,以取得生活資料外,還要對付各種疾病,甚至是傳染病的侵襲。人們必須要千方百計地尋找防治這些疾病的方法和藥物。阿昌族醫藥直接產(chǎn)生于生活實(shí)踐,是自身防病治病經(jīng)驗的原始積累。

阿昌族是云南人口較少的特有民族,雖有自己的語(yǔ)言,但無(wú)文字,行醫經(jīng)驗都是口傳身教。很多阿昌族的醫藥知識、特色療法等并不成系統,都靠師帶徒口頭、手把手相傳,醫藥知識要素以“碎片”的形式高度分散在各個(gè)民族醫的頭腦里。在長(cháng)期與疾病斗爭的過(guò)程中,阿昌族同胞積累了較為豐富的用藥經(jīng)驗和一定的醫療技術(shù)。

阿昌族在從遠古走向現代的過(guò)程中,有過(guò)無(wú)數的醫藥創(chuàng )造,流傳到今天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由于其醫藥發(fā)展不平衡,各地繼承和傳播的水平也存在很大差異。同時(shí),他們很容易受到外來(lái)民族包括醫藥文化在內的知識滲透,本民族醫藥學(xué)相關(guān)知識結構穩定性差,所以其醫藥學(xué)的民族性比較模糊。他們在長(cháng)期的醫療實(shí)踐中,也形成了自己相對獨特的一些醫藥知識、獨具特色的醫技醫法以及藥物使用的經(jīng)驗,但阿昌族人民對生命運動(dòng)的規律、疾病和健康的認識都還較為初淺,多停留在感性、零散的階段,尚未達到理性階段,因而也就沒(méi)有醫藥理論而言。隨著(zhù)社會(huì )的發(fā)展,掌握本族特色醫療技術(shù)的民間醫越來(lái)越少。本民族醫藥學(xué)目前尚處于搶救、發(fā)掘、整理和研究階段。

阿昌族醫藥長(cháng)期以民間的形式存在和流傳,沒(méi)有得到全面的系統的文字記載和總結,再加上某些資料的失實(shí)記載,其傳承方式、醫技醫法、治療以及用藥等問(wèn)題,我們仍然可以從有關(guān)的文獻資料和人民群眾的口碑以及從現在的老民間醫生,甚至是老藝人中收集、整理、完善和提高。

現代阿昌族民間醫對疾病的診斷方法,主要是在傳承祖輩醫技醫法“五觀(guān)”“四柱脈”和“摸頸動(dòng)脈”等的越礎上,分別乂有自己的感悟和見(jiàn)解,再結合患者病情調整用藥,這樣就使得阿昌族民間醫藥在世代相傳的基礎上,得以不斷充實(shí)、完善、提高和發(fā)展。


民族療法

阿昌族民間醫生利用當地豐富的藥物資源及長(cháng)期積累的經(jīng)驗為群眾治病,除運用一些單方、驗方、秘方治病外,還兼施放血療法(又叫“放毒”)、活袍氣功、藥浴、揪或刮療法、刮療、拔火罐等,受到廣大群眾的普遍歡迎。

養生保健方法

阿昌族的先民,從原始社會(huì )開(kāi)始,由于生產(chǎn)力的低下,居住于山林洞穴中,有時(shí)誤食有毒食物,發(fā)生嘔吐、昏迷甚至死亡,逐步認識分辨出了某些對人體有益或有害、能吃或不能吃的植物;若有外傷,他們就釆用樹(shù)葉、草根及其他植物敷于傷口上,這樣就逐步認識了外用藥物和止血藥等。在無(wú)外來(lái)醫藥的情況下,阿昌族先輩們通過(guò)漫長(cháng)歲月所獲得的醫藥知識是來(lái)源于同疾病做斗爭過(guò)程中的經(jīng)驗積累和總結。阿昌族人民在其他民族,特別是漢族文化的影響下,民間醫藥及個(gè)人衛生行為都有不同程度的發(fā)展和變化,還學(xué)會(huì )了釀酒,他們覺(jué)得喝酒能減輕風(fēng)濕性疼痛等疾病,特別是藥酒。從洗臉到洗澡、洗衣服,逢年過(guò)節打掃衛生、端午節喝雄黃酒、刮痧、拔火罐,用艾葉、麝香等灸穴位,荊竹筒煮后拔穴位等,逐漸形成了醫藥衛生習慣和保健方法。

阿昌族居住地區炎熱潮濕,病菌容易滋生和傳染。長(cháng)期以來(lái),人們在與疾病的斗爭中,總結出了一些醫藥知識,保留了一些治療疾病的技能。阿昌族在新中國成立前,沒(méi)有自己的專(zhuān)業(yè)行醫人員。生疾患病,無(wú)處求醫問(wèn)藥,只有問(wèn)卜打卦來(lái)判定冒犯了哪一神靈鬼魅,然后釆取相應的祭祀活動(dòng)以求病愈,或用簡(jiǎn)單的一些草藥和簡(jiǎn)單的療法加以治療。據明代《百夷傳》記載,阿昌族所屬之地的百姓“疾病不知服藥,以姜汁注鼻中。病甚,命巫祭鬼測路”。清末,阿昌族聚居的梁河縣有了幾家中藥鋪,20世紀30年代有西醫傳人,但終究不成規模,解決不了多少問(wèn)題。在漫長(cháng)的對疾病防治與養生保健探索和實(shí)踐過(guò)程中,無(wú)論是在藥物、食物還是在習俗等方面都積累和總結了許多寶貴的經(jīng)驗。

阿昌族傳統的醫藥,不僅體現在豐富的用藥知識和獨具特色的治療方法方面,還體現在他們衣、食、住、行的各個(gè)方面,展現出阿昌族同胞們的生活智慧和健康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