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怒族

簡(jiǎn)要

怒族是中國人口較少、使用語(yǔ)種較多的民族之一,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瀘水(原碧江縣) 、福貢、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以及迪慶藏族自治州的維西縣和西藏自治區的察隅縣等地。

怒族自稱(chēng)“怒蘇”(瀘水),“阿怒”(福貢)、“阿龍”(貢山)和“若柔”(蘭坪),自認為是怒江和瀾滄江兩岸的古老居民。他們可能有兩個(gè)來(lái)源:瀘水縣(原碧江縣)一帶怒族自稱(chēng)“怒蘇”,而福貢、貢山縣的怒族自稱(chēng)為“阿龍”或“龍”。由于長(cháng)期交往,這兩部分人在怒江區域逐漸接近,相互影響和相互融合,逐漸發(fā)展和形成今日的“怒族”,但他們各自還保留著(zhù)自己的某些特點(diǎn)。

發(fā)展史

從唐宋時(shí)期的族源形成至明朝,怒族醫藥處于民間醫藥的萌發(fā)狀態(tài),以適應艱苦的生存環(huán)境和受神與鬼的原始文化影響形成的原始醫藥經(jīng)驗簡(jiǎn)單、零碎,且帶有一定的盲目性,積累傳承只是通過(guò)口口傳授,并無(wú)書(shū)文記載。

十五六世紀以前有關(guān)怒族宗教、祭祀未見(jiàn)相關(guān)的文獻記載。這個(gè)時(shí)期,土地主要屬于家族公社所有,由家族成員共同耕作。怒族社會(huì )內部無(wú)階級分化,只有家族領(lǐng)袖,又稱(chēng)家族族長(cháng),怒語(yǔ)稱(chēng)“阿?!?。這個(gè)“阿?!笔怯杉易宄蓡T共同推舉的,他的主要職能是處理家族內部的事務(wù),包括主持祭祀活動(dòng)。

這個(gè)時(shí)期怒族的原始宗教、占卜、祭祀已開(kāi)始形成、發(fā)展及傳承。由于自然條件惡劣,各種各樣的疾病對廣大怒族人民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從而在怒族原始宗教中形成了疾病皆由鬼神所致的觀(guān)念,認為疾病與鬼神有著(zhù)必然的連系,每一類(lèi)的疾病,都有專(zhuān)門(mén)的鬼神來(lái)支配,有多少種疾病或災難,就有多少種導致疾病的鬼,鬼和疾病有一定的對應關(guān)系。而在這些鬼神當中,除個(gè)別的鬼與較小的精靈以外,都只能祭不能驅?zhuān)拦肀仨氁醇榔?。所以,殺牲畜祭鬼治病就構成了原始宗教的主要內容之一?/span>

明末清初時(shí)期,隨著(zhù)宗教巫術(shù)、祭祀、原始文化的發(fā)展,怒族民間應用食物、藥物技術(shù)方法治療疾病也得到發(fā)生發(fā)展。

新中國成立后,通過(guò)開(kāi)展巡回醫療,培訓衛生員、種痘員、防疫員,建立基層衛生組織,怒族地區落后的衛生狀況有了改變。但怒族一般居于高山、坡地或河谷地區,由于地理環(huán)境的制約和交通不便使得怒族地區的衛生醫療狀況一直比較落后。怒族醫藥在怒族同胞的防病治病中仍起著(zhù)重要作用,怒族民間醫生利用當地豐富的藥物資源及長(cháng)期積累的經(jīng)驗為群眾治病,同時(shí)開(kāi)始學(xué)習中醫藥知識,怒族醫藥得到了發(fā)展。

民族療法

怒族民眾為艱難的生活困境所逼迫,適應環(huán)境的心理意識促使其聚居時(shí)必須熟悉和采用生存環(huán)境內的生物資源。因此在怒族聚居區,人人都會(huì )用當地草藥預防、保健、養生和治療一些疾病,就有了醫藥技法在民間的流傳和應用。

養生保健

在怒族民俗活動(dòng)中蘊含著(zhù)豐富的保健意識,怒族的民居、服飾、飲食、及體育活動(dòng)多與民俗活動(dòng)聯(lián)系在一起。從民俗文化入手研究民族醫藥文化思想是一條重要的途徑。醫學(xué)不僅是防病治病的知識體系,它還是一種生活方式,防病治病的知識和經(jīng)驗會(huì )成為一種習俗而被傳承。所以民俗與醫學(xué)相互交叉、相互滲透、相互影響。怒族的民族醫學(xué)不僅體現在醫療活動(dòng)中,還蘊含在傳統的生活習俗之中,體現在衣食住行各個(gè)方面。對于維護健康、防治疾病有益的一切生活方式,都是民族醫學(xué)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怒族的先民和其他民族的先民那樣,也經(jīng)歷了“藥毛飲血”的生活方式。在艱難稚幼的先民時(shí)代,怒族先民同惡劣的自然環(huán)境作生死抗爭,但任然時(shí)常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隨著(zhù)歷史的發(fā)展和社會(huì )的演進(jìn),怒族的生存條件得到改善,隨著(zhù)生產(chǎn)力的提高而逐步提高,經(jīng)歷了歷史與審美的同步演進(jìn)。因此,怒族的生活習俗是怒族人民創(chuàng )造歷史的結果,也是古老民族的文化歷史和傳統審美的結晶。

怒族衣食住行習慣的形成,有其社會(huì )根源和歷史根源,具有鮮明的民族性和地域性,是一個(gè)民族的文化和共同心理素質(zhì)的具體表現。由于歷史背景、自然環(huán)境、社會(huì )文化及飲食原料的不同,怒族人民在長(cháng)期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形成了一套獨特的生活習俗。

怒族在各地的起居習俗也不同,貢山的怒族,起床后就要洗臉,然后打一次酥油茶喝,喝完酥油茶后就下地勞動(dòng)或喂牲口,到十點(diǎn)鐘左右時(shí)才煮午飯吃,過(guò)后再下地勞動(dòng)。要是在山里較遠的地方勞動(dòng)時(shí),就更早一些。蘭坪的怒族起得早,早點(diǎn)一般做粑粑吃,同時(shí)喝一點(diǎn)茶。到了十點(diǎn)半左右時(shí)又煮午飯吃,過(guò)后才又下地勞動(dòng)。這種勞動(dòng)一般是房前屋后的勞動(dòng),有利于身體健康。

醫藥傳說(shuō)與趣話(huà)

怒族醫藥的發(fā)展離不開(kāi)怒江大峽谷的生物與宗教文化的影響,怒 族民族醫藥傳說(shuō)均是以生存環(huán)境、文化意識為基礎。主要形式為故事 傳說(shuō)、宗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