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民族醫藥
分享到:

治療零星皮疹

      治療零星皮疹
      零星皮疹,可長(cháng)于任何部位,但多數長(cháng)在臉面、頸項、喉部等肌 肉厚處。皮疹為圓形、中心高、鼓起。如長(cháng)于頸項、腹部、肛門(mén)近處,則布滿(mǎn)黃水瘡且流病血。
      大皮疹長(cháng)于頸項、眼睛、兩腮脖(頸)、腋窩、膀胱等處,初期疹子如同梔子大塊,在其周?chē)L(cháng)很多瘡瘍,并流膿和黃水,稱(chēng)其為念珠性癰疽。長(cháng)于咽喉、肩膀、手腕、尾脊、陰部、肝門(mén)周?chē)?、膝蓋等的任意處,腫脹大,疼痛小,成熟后破潰,流膿血,瘡瘍根部潰爛加重。此瘡如長(cháng)于膝蓋、肘彎、手腕,則治愈極難,無(wú)疼痛感、流膿少、流水多且腐爛發(fā)臭,偶爾會(huì )出活蟲(chóng)。如失去知覺(jué),則難于治療。如互相傳染、擴散于要害部位,肩膀腫脹、腋窩潰破等多數為不能治愈,因此要放棄治療為宜。
      治療方法:零星皮疹無(wú)論長(cháng)于哪個(gè)部位,均在初斯時(shí),黎明時(shí)分涂抹自身唾液,多數便自行痊愈。
      血液協(xié)日偏盛,用巴德瑪蟲(chóng)吸吮至出血為止,則能痊愈?;蛘咴诏弬腺N棗,也能見(jiàn)效。涂抹蛇血亦有效,此為經(jīng)典著(zhù)作之論述。
      杏、楊柳、樺樹(shù)、達巴拉、山豆根等的嫩枝、葉子,煎干成浸膏劑,上添加孔雀石,作為佐藥制成浸膏劑,稱(chēng)其為五毒浸膏劑。該劑對瘡瘍諸癥均有顯著(zhù)療效。
      如不見(jiàn)效,則用銳器切除并熨燙。
      大皮疹在初期未成熟時(shí),用黃柏浸膏劑與小便配制,反復服用。外涂純鹽和干姜等制成的膏劑,則能見(jiàn)效。
      檀香、松樹(shù)、黃柏、白胡椒、姜黃、香附、藜蘆各一兩,烏頭(炮制)二兩,上述藥與牛溲一同研細,上添加梵天之杖阿拉嘎老瑪,白芥油三十二兩與牛溲攪拌,按規則煎煮。此藥適量服用,則能即刻祛除麻風(fēng)病、復發(fā)性搭瘍、大皮疹等搭瘍諸癥。此為巴登帕考勒之規則。
      或者菖蒲、紫草茸、訶子、石斛等,在黃油或芝麻油中煎煮,服用其油劑,則能根治大皮疹。外涂牛、山羊、綿羊、馬等的蹄子燎灰與白芥油配制劑。
      或者烏梢蛇肉、渡鴉肉煅制成灰,用杏核油攪拌涂抹。 運用上述治法仍不能治愈,則從腳后跟向上十二指處有一個(gè)川楝子大塊的腺體,切除則能治大皮疹的殘根。
      復發(fā)性癰疽,將光明鹽、紫硇砂、海鹽煅制成灰,白花油麻藤、芒果核、房屋煙垢、文冠木、黃柏、菖蒲等的散劑,噴灑于瘡瘍之處或制成藥錠劑納入傷口。
      或者額仁達籽研細,制成膏劑,涂抹瘡傷,則能治復發(fā)性瘡瘍,即刻見(jiàn)效。此為經(jīng)典著(zhù)作之論述。
      膽礬、白云香二味等份研細,與芝麻油混勻,稍微揉搓,在其上加少量?jì)羲?,揉搓半天,變?yōu)闃O白色時(shí)涂抹,則能治復發(fā)性瘡瘍、零星皮疹、癰疽、黃水瘡、小皮疹等。
      撒瑪拉卡拉、硫黃(炮制)、孜然芹等份配制成散劑,倒入泥罐,其上添加水銀(炮制),泥罐口嚴封不讓失氣,用泥或布包裹三層,在火燼中煅制七天,再用灶火煅燒半天,與畢仁嘎拉匝汁攪拌涂抹,則對瘡瘍諸癥見(jiàn)效。如找不到畢仁嘎拉匝,則用小便替代,功效同上。
      因粘膿瘡而腫脹,牛糞趁溫熱時(shí)與黃油攪拌涂抹,用布包裹,反復涂抹至散熱為止,則能即刻催促化膿。
      或者撒瑪拉卡拉嘎日和斯日二味適宜一種研細,每次芝麻大塊放入瘡傷處,則對癰疽、腺病、鼠瘡等,催促潰破化膿。
      或者將雄黃、海螺灰、硫黃(炮制)、套塔、檳榔煅制成灰,與麝香(現用人工麝香)配制研細,放入瘡瘍處,則能消粘、驅膿、燥黃水。

 鐘乳石、石燕二味,大象肉和皮(請用替代藥品)、鬧日蘇榮舌、馬勃等制成散劑,放入瘡瘍處,則即刻生肌。

原文標題:治療零星皮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