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 > 中醫文化 > 中醫古籍 > 漢朝 > 正文

華氏中藏經(jīng)

信息來(lái)源:國醫小鎮發(fā)布時(shí)間:2017/11/16

華氏中藏經(jīng)。見(jiàn)鄭樵通志藝文略。為一卷。陳振孫書(shū)錄解題。同云漢譙郡華陀元化撰。宋史藝文志。華氏作黃蓋誤。

今世傳本有八卷。吳勉學(xué)刊在古今醫統中。余以乾隆丁未年入翰林。在都。見(jiàn)趙文敏手寫(xiě)本。卷上。自第十篇性忌則脈急以下起。至第二十九篇為一卷。卷下。自萬(wàn)應丸藥方至末為一卷。失其中卷。審是真跡。后歸張太史錦芳。其弟錄稿贈余。又以嘉慶戊辰年。乞假南歸。在吳門(mén)見(jiàn)周氏所藏元人寫(xiě)本。亦稱(chēng)趙書(shū)。具有上中下三卷。而缺論診雜病必死候第四十八。及察聲色形證決死法第四十九。兩篇。合前后二本。??泵鞅?。每篇脫落舛誤。凡有數百字。其方藥名件次序分量。俱經(jīng)后人改易?;蛴袆h去其方者。今以趙寫(xiě)兩本為定。此書(shū)文義古奧。似是六朝人所撰。非后世所能假托??妓鍟?shū)經(jīng)籍志。有華佗觀(guān)形察色。并三部脈經(jīng)一卷。疑即是中卷。論診雜病必死候以下二篇。故不在趙寫(xiě)本中。未敢定之。

鄭處中之名不見(jiàn)書(shū)傳。陳振孫亦云自言為華先生外孫。稱(chēng)此書(shū)因夢(mèng)得于石函。莫可考也。序末稱(chēng)甲寅秋九月序。古人亦無(wú)以干支紀歲。不著(zhù)歲字者。疑其序偽作。至一卷三卷八卷分合之異。則后人所改。趙寫(xiě)本。旁注有高宗孝宗廟諱。又稱(chēng)有庫本。陸本異同。是根據宋本手錄。元代不避宋諱。而不更其字??梢?jiàn)古人審慎闕疑之意。此書(shū)四庫書(shū)既未錄存。又兩見(jiàn)趙寫(xiě)善本。急宜刊刻以公同好。卷下萬(wàn)應丸等。皆以丸散治疾。而無(wú)湯藥古人配合藥物分量。案五臟五味。配以五行生成之數。今俗醫任意增減。不識君臣佐使。是以古人有不服藥為中醫之嘆。要知外科丸散。率用古方分量。故其效過(guò)于內科。此即古方不可增減之明證。余所得宋本醫學(xué)書(shū)甚多。皆足證明人改亂古書(shū)之謬。惜無(wú)深通醫理者。與共證之。


嘉慶十三年太歲戊辰十月四日。孫星衍撰序于安德使署之平津館。


人法于天地論第一

人者上稟天。下委地。陽(yáng)以輔之。陰以佐之。天地順則人氣泰。天地逆則人氣痞。是以天地有四時(shí)五行。寒暄動(dòng)靜。其變也喜為雨。怒為風(fēng)。結為霜。張為虹,此天地之常也。人有四肢五臟。呼吸寤寐。精氣流散。行為榮。張為氣。發(fā)為聲。此人之常也。陽(yáng)施于形。陰慎于精。天地之同也。失其守。則蒸而熱發(fā)。痞而寒生。結作癭瘤。陷作癰疽。盛而為喘。減而為枯。彰于面部。見(jiàn)于形體。天地通塞。一如此矣。故五緯盈虧。星辰差忒。日月交蝕。彗孛飛走。乃天地之災怪也。寒暄不時(shí)。則天地之蒸否也。土起石立。則天地之癰疽也。暴風(fēng)疾雨。則天地之喘乏也。江河竭耗。則天地之枯焦也。鑒者決之以藥。濟之以針?;缘?。佐之以事。故形體有可救之病。天地有可去之災。人之危厄死生。稟于天地。陰之病也。來(lái)亦緩而去亦緩。陽(yáng)之病也。來(lái)亦速而去亦速。陽(yáng)生于熱。熱而舒緩。陰生于寒。寒則拳急。寒邪中于下。熱邪中于上。飲食之邪中于中。人之動(dòng)止本乎天地。知人者有驗于天。知天者必有驗于人。天合于人。人法于天。見(jiàn)天地逆從。則知人衰盛。人有百病。

病有百候。候有百變。皆天地陰陽(yáng)逆從而生。茍能窮究乎此。如其神耳。

陰陽(yáng)大要調神論第二

天者陽(yáng)之宗。地者陰之屬。陽(yáng)者生之本。陰者死之基。天地之間。陰陽(yáng)輔佐者人也。得其陽(yáng)者生。得其陰者死。陽(yáng)中之陽(yáng)為高真。陰中之陰為幽鬼。故鐘于陽(yáng)者長(cháng)。鐘于陰者短。多熱者陽(yáng)之主。多寒者陰之根。陽(yáng)務(wù)其上。陰務(wù)其下。陽(yáng)行也速。陰行也緩。陽(yáng)之體輕。陰之體重。陰陽(yáng)平。則天地和而人氣寧。陰陽(yáng)逆。則天地否而人氣厥。故天地得其陽(yáng)則炎熾。得其陰則寒凜。陽(yáng)始于子前。末于午后。陰始于午后。末于子前。陰陽(yáng)盛衰。各在其時(shí)更始更末。無(wú)有休息。人能從之亦智也。金匱曰。秋首養陽(yáng)。春首養陰。陽(yáng)勿外閉。陰勿外侵火出于木。水生于金。水火通濟。上下相尋。人能循此。永不湮沉。此之謂也。嗚呼凡愚。豈知是理。舉止失宜。自致其罹。外以風(fēng)寒暑濕。內以饑飽勞役為敗。欺殘正體。消亡正神??`絆其身死生告陳。殊不知脈有五死。

氣有五生。陰家脈重。陽(yáng)家脈輕。陽(yáng)病陰脈則不永。陰病陽(yáng)脈則不成。陽(yáng)候多語(yǔ)。陰癥無(wú)聲。多語(yǔ)者易濟。無(wú)聲者難榮。陽(yáng)病則旦靜。陰病則夜寧。陰陽(yáng)運動(dòng)。得時(shí)而行陽(yáng)虛則暮亂。陰虛則朝爭。朝暮交錯。其氣厥橫。

死生致理。陰陽(yáng)中明。陰氣下而不上曰斷絡(luò )。陽(yáng)氣上而不下曰絕經(jīng)。陰中之邪曰濁。陽(yáng)中之邪曰清?;饋?lái)坎戶(hù)。水到離扃陰陽(yáng)相應。方乃和平。陰不足則濟之以水母。陽(yáng)不足則助之以火精。陰陽(yáng)濟等。各有攀陵。

上通三寸。曰陽(yáng)之神路。下通三寸。曰陰之鬼程。陰常宜損。陽(yáng)常宜盈。居之中者陰陽(yáng)勻停。是以陽(yáng)中之陽(yáng)。

天仙賜號。陰中之陰。下鬼持名順陰者多消滅。順陽(yáng)者多長(cháng)生。逢斯妙趣。無(wú)所不靈。

生成論第三

陰陽(yáng)者天地之樞機。五行者陰陽(yáng)之終始。非陰陽(yáng)則不能為天地。非五行則不能為陰陽(yáng)。故人者成于天地。敗于陰陽(yáng)也。由五行逆從而生焉。天地有陰陽(yáng)五行。人有血脈五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五臟者肺肝心腎脾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鹕?。土生金。則生成之道。循環(huán)無(wú)窮。肺生腎。腎生肝。肝生心。心生脾。脾生肺。上下榮養。無(wú)有休息。故金匱至真要論云。心生血。血為肉之母。脾生肉。肉為血之舍。肺屬氣。氣為骨之基。腎應骨。骨為筋之本。肝系筋筋為血之源。五臟五行。相成相生。晝夜流轉。無(wú)有始終。從之則吉。

逆之則兇。天地陰陽(yáng)。五行之道。中含于人。人得者可以出陰陽(yáng)之數。奪天地之機。悅五行之要。無(wú)終無(wú)始。

神仙不死矣。

陽(yáng)厥論第四

驟風(fēng)暴熱。云物飛揚。晨晦暮晴。夜炎晝冷。應寒不寒。當雨不雨。水竭土壞。時(shí)歲大旱。草木枯悴。江河乏涸。

此天地之陽(yáng)厥也。暴壅塞。忽喘促。四肢不收。二腑不利。耳聾目盲。咽干口焦。舌生瘡。鼻流清涕。頰赤心煩。

頭昏腦重。雙睛似火。一身如燒。素不能者乍能。素不欲者乍欲。登高歌笑。棄衣奔走??裱酝Z(yǔ)。不辨親疏。

發(fā)躁無(wú)度。飲水不休胸膈膨脹腹與脅滿(mǎn)悶。背疽肉爛。煩潰消中。食不入胃。水不穿腸。驟腫暴滿(mǎn)。叫呼?;杳?。不省人事。疼痛不知去處。此人之陽(yáng)厥也。陽(yáng)厥之脈。舉按有力者生。絕者死。


陰厥論第五

飛霜走雹。朝昏暮靄。云雨飄。風(fēng)露寒冷。當熱不熱。未寒而寒。時(shí)氣霖霪。泉生田野。山摧地裂。土壞河溢。


月晦日昏。此天地之陰厥也。暴啞卒寒。一身拘急四肢拳攣。唇青面黑。目直口噤。心腹滿(mǎn)痛。頭頷搖鼓。腰腳沉重。語(yǔ)言謇澀。上吐下瀉。左右不仁。大小便活。吞吐酸淥。悲憂(yōu)慘戚。喜怒無(wú)常者。此人之陰厥也。陰厥之脈。舉指弱。按指大者生。舉按俱絕者死。一身悉冷。額汗自出者亦死。陰厥之病。過(guò)三日勿治。

論腎臟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

腎者精神之舍。性命之根。外通于耳。男以閉(一作庫。)精。女以包血。與膀胱為表里。足少陰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腎氣絕。則不盡其天命而死也。旺于冬。其脈沉濡曰平。反此者病。其脈彈石。名曰太過(guò)。病在外其去如數者為不及。病在內。太過(guò)則令人解。脊脈痛而少氣(本作令人體瘠而少氣。不欲言。)不及。則令人心懸如饑。眇中清。

脊中痛。少腸腹滿(mǎn)。小便滑(本云心如懸。少腹痛。小便滑。)變赤黃色也。又腎脈來(lái)。喘喘累累如鉤。按之而堅曰平。又來(lái)如引葛。按之益堅曰病。來(lái)如轉索。辟辟如彈石曰死。又腎脈。但石。無(wú)胃氣亦死。腎有水。則腹大。臍腫。腰重。

痛不得溺。陰下濕如牛鼻。頭汗出是為逆寒。大便難。其面反瘦也。腎病。手足逆冷。面赤目黃。小便不禁。骨節煩痛。小腹結痛。氣上沖心。脈當沉細而滑。今反浮大而緩。其色當黑。其今反者。是土來(lái)克水。為大逆。十死不治也。

又腎病。面色黑。其氣虛弱。翕翕少氣。兩耳若聾。精自出。飲食少。小便清。膝下冷。其脈沉滑而遲。為可治又冬脈沉濡而滑曰平。反浮澀而短。肺來(lái)乘腎。雖病易治。反弦細而長(cháng)者。肝來(lái)乘腎。不治自愈。反浮大而洪。

心來(lái)乘腎。不為害。腎病。腹大脛腫。喘咳。身重。寢汗出憎風(fēng)。虛則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樂(lè )也。陰邪入腎。則骨痛。腰上引項瘠。背疼。此皆舉重用力。及遇房汗出。當風(fēng)。浴水?;蚓昧t傷腎也。又其脈。急甚則腎痿瘕疾。微急則沉厥奔豚。足不收。緩甚。則折脊。微緩則洞泄。食不化。入咽還出。大甚則陰痿微大則石水起臍下至小腹。其腫然。而上至胃脘者。死。不治。小甚則洞泄。微小則消癉?;鮿t癃。微滑則骨痿。坐弗能起。目視見(jiàn)花。澀甚。則大壅塞。微澀則不月疾痔。又其脈之至也。上堅而大。有膿氣。在陰中及腹內。名曰腎痹。得之因浴冷水而臥。脈來(lái)沉而大堅。浮而緊??嗍肿愎悄[。厥陰痿不起。腰背疼。小腹腫。心下水氣時(shí)脹滿(mǎn)而洞泄。此皆浴水中。身未干而合房得之也。虛。則夢(mèng)舟溺人。得其時(shí)。夢(mèng)伏水中若有所畏。盛實(shí)。則夢(mèng)腰脊離解。不相屬。厥邪客于腎。則夢(mèng)臨深投水中。腎脹。則腹痛滿(mǎn)引背然。腰痹痛。腎病。夜半患。四季甚。下晡靜。腎生病。則口熱舌干。咽腫。上氣。嗌干。及心煩而痛。黃膽。腸。痿厥。腰脊背急痛。

嗜臥。足下熱而痛。酸。病久不已。則腿筋痛。小便閉。而兩脅脹。支滿(mǎn)。目盲者死。腎之積??嘌瓜嘁?。饑見(jiàn)飽減。此腎中寒結在臍下也。諸積大法。其脈來(lái)細軟而附骨者是也。又面黑目白。腎已內傷。八日死。又陰縮。

小便不出。出而不快者。亦死。又其色青黃。連耳左右。其人年三十許。百日死。若偏在一邊。一月死。實(shí)。則煩悶。臍下重。熱則口舌干焦。而小便澀黃。寒。則陰中與腰脊俱疼。面黑耳干。噦而不食?;驀I血者。是也。又喉中鳴。坐而喘咳。唾血出。亦為腎虛。寒氣欲絕也。寒熱虛實(shí)既明。詳細調救。即十可十全之道也。

論膀胱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一

膀胱者津液之腑。與腎為表里號曰水曹掾。又名玉海。足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偼ㄓ谖甯?。所以五腑有疾。即應膀胱。膀胱有疾。即應胞囊也。傷熱。則小便不利。熱入膀胱。則其氣急。而苦小便黃澀也。膀胱寒則小便數而清也。又石水發(fā)。則其根在膀胱。四肢瘦小。其腹脹大者是也。又膀胱??染貌灰?。則傳入三焦。腸滿(mǎn)而不欲飲食也。然上焦主心肺之病。人有熱則食不入胃。寒則精神不守。泄利不止。語(yǔ)聲不出也。實(shí)則上絕于心氣不行也。虛則引起氣之于肺也。其三焦之氣和。則五臟六腑皆和。逆則皆逆。膀胱中有厥陰氣則夢(mèng)行不快。滿(mǎn)脹。則小便不下。臍下重悶?;蚣缤匆?。絕則三日氣。死時(shí)雞鳴也。其三焦之論。備云于后。

論三焦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二

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號曰中清之腑??傤I(lǐng)五臟六腑。榮衛經(jīng)絡(luò )。內外左右上下之氣也。三焦通。則內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于周身。灌體。和內調外。榮左養右。導上宣下。莫大于此者也。又名玉海。水道。上則曰三管。中則名霍亂。下則曰走哺。名雖三而歸一。有其名而無(wú)形者也。亦號曰孤獨之腑。而衛出于上。榮出于中。上者絡(luò )脈之系也。中者經(jīng)脈之系也。下者水道之系也。亦又屬膀胱之宗始。主通陰陽(yáng)。調虛實(shí)。呼吸有病。則苦腹脹氣滿(mǎn)。小腹堅。溺而不得。便而窘迫也。溢則作水。留則為脹。足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又上焦實(shí)熱。則額汗出。而身無(wú)汗。能食。而氣不利。舌干口焦。咽閉之類(lèi)。腹脹。時(shí)時(shí)脅肋痛也。寒則不入食。吐酸水。胸背引痛。嗌干。津不納也。實(shí)則食已還出。膨膨然不樂(lè )。虛則不能制下。遺便溺而頭面腫也。中焦實(shí)熱。則上下不通。腹脹而喘咳。下氣不上。上氣不下。關(guān)格而不通也。寒則下痢不止。食飲不消。而中滿(mǎn)也。虛則腸鳴鼓脹也。下焦實(shí)熱。則小便不通。而大便難苦重痛也。虛寒則大小便泄。下而不止。三焦之氣和則內外和。

逆則內外逆。故云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宜修養矣。

論痹第三十三

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臟腑之為也。入腑則病淺易治。入臟則病深難治而有風(fēng)痹。有寒痹。有濕痹。

有熱痹。有氣痹。而又有筋。肉。血。肉。氣之五痹也。大凡風(fēng)寒暑濕之邪入于肝。則名筋痹。入于腎。則名骨痹。

入于心。則名血痹。入于脾。則名肉痹。入于肺。則名氣痹。感病則同。其治乃異。痹者閉也。五臟六腑。感于邪氣。亂于真氣。閉而不仁。故曰痹。病或痛?;虬W?;蛄??;蚣??;蚓?。而不能收持?;蛉荒苁鎻??;蛐辛⑵D難。

或言語(yǔ)謇澀?;虬肷聿凰??;蛩闹s?;蚩谘燮??;蚴肿沆??;蚰苄胁蕉荒苎哉Z(yǔ)?;蚰苎哉Z(yǔ)而不能行步?;蜃笃??;蛴役諟??;蛏喜煌ㄓ谙??;蛳虏煌ㄓ谏??;虼蟾]塞。(一作小便秘澀。)或左右手疼痛?;虻眉捕此??;蚋行岸赐??;虼瓭M(mǎn)而不寐?;蚧杳岸恍?。種種諸癥。皆出于痹也。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則使之然也。其于脈候形證治療之法。亦各不同焉。

論氣痹第三十四

氣痹者。愁憂(yōu)思喜怒過(guò)多。則氣結于上。久而不消則傷肺。肺傷則生氣漸衰。則邪氣愈勝。留于上。則胸腹痹而不能食。注于下。則腰腳重而不能行。攻于左。則左不遂。沖于右。則右不仁。貫于舌。則不能言。遺于腸中。則不能溺。壅而不散。則痛。流而不聚。則麻。真經(jīng)既損。難以醫治。邪氣不勝。易為痊愈。其脈右手寸口沉而遲澀者是也。宜節憂(yōu)思以養氣慎(一作絕。)喜怒以全真。此最為良法也。

論血痹第三十五

血痹者飲酒過(guò)多。懷熱太盛?;蚝塾诮?jīng)絡(luò )?;驖穹赣跇s衛。因而血摶。遂成其咎。故使人血不能榮于外。

氣不能養于內。內外已失。漸漸消削。左先枯則右不能舉。右先枯則左不能伸。上先枯則上不能制于下。

下先枯則下不能克于上。中先枯則不能通疏。百證千狀皆失血也。其脈。左手寸口脈結而不流利,或如斷絕者。是也。

論膀胱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一

膀胱者津液之腑。與腎為表里號曰水曹掾。又名玉海。足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偼ㄓ谖甯?。所以五腑有疾。即應膀胱。膀胱有疾。即應胞囊也。傷熱。則小便不利。熱入膀胱。則其氣急。而苦小便黃澀也。膀胱寒則小便數而清也。又石水發(fā)。則其根在膀胱。四肢瘦小。其腹脹大者是也。又膀胱??染貌灰?。則傳入三焦。腸滿(mǎn)而不欲飲食也。然上焦主心肺之病。人有熱則食不入胃。寒則精神不守。泄利不止。語(yǔ)聲不出也。實(shí)則上絕于心氣不行也。虛則引起氣之于肺也。其三焦之氣和。則五臟六腑皆和。逆則皆逆。膀胱中有厥陰氣則夢(mèng)行不快。滿(mǎn)脹。則小便不下。臍下重悶?;蚣缤匆?。絕則三日氣。死時(shí)雞鳴也。其三焦之論。備云于后。

論三焦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二

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號曰中清之腑??傤I(lǐng)五臟六腑。榮衛經(jīng)絡(luò )。內外左右上下之氣也。三焦通。則內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于周身。灌體。和內調外。榮左養右。導上宣下。莫大于此者也。又名玉海。水道。上則曰三管。中則名霍亂。下則曰走哺。名雖三而歸一。有其名而無(wú)形者也。亦號曰孤獨之腑。而衛出于上。榮出于中。上者絡(luò )脈之系也。中者經(jīng)脈之系也。下者水道之系也。亦又屬膀胱之宗始。主通陰陽(yáng)。調虛實(shí)。呼吸有病。則苦腹脹氣滿(mǎn)。小腹堅。溺而不得。便而窘迫也。溢則作水。留則為脹。足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又上焦實(shí)熱。則額汗出。而身無(wú)汗。能食。而氣不利。舌干口焦。咽閉之類(lèi)。腹脹。時(shí)時(shí)脅肋痛也。寒則不入食。吐酸水。胸背引痛。嗌干。津不納也。實(shí)則食已還出。膨膨然不樂(lè )。虛則不能制下。遺便溺而頭面腫也。中焦實(shí)熱。則上下不通。腹脹而喘咳。下氣不上。上氣不下。關(guān)格而不通也。寒則下痢不止。食飲不消。而中滿(mǎn)也。虛則腸鳴鼓脹也。下焦實(shí)熱。則小便不通。而大便難苦重痛也。虛寒則大小便泄。下而不止。三焦之氣和則內外和。

逆則內外逆。故云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宜修養矣。

論痹第三十三

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臟腑之為也。入腑則病淺易治。入臟則病深難治而有風(fēng)痹。有寒痹。有濕痹。

有熱痹。有氣痹。而又有筋。肉。血。肉。氣之五痹也。大凡風(fēng)寒暑濕之邪入于肝。則名筋痹。入于腎。則名骨痹。

入于心。則名血痹。入于脾。則名肉痹。入于肺。則名氣痹。感病則同。其治乃異。痹者閉也。五臟六腑。感于邪氣。亂于真氣。閉而不仁。故曰痹。病或痛?;虬W?;蛄??;蚣??;蚓?。而不能收持?;蛉荒苁鎻??;蛐辛⑵D難。

或言語(yǔ)謇澀?;虬肷聿凰??;蛩闹s?;蚩谘燮??;蚴肿沆??;蚰苄胁蕉荒苎哉Z(yǔ)?;蚰苎哉Z(yǔ)而不能行步?;蜃笃??;蛴役諟??;蛏喜煌ㄓ谙??;蛳虏煌ㄓ谏??;虼蟾]塞。(一作小便秘澀。)或左右手疼痛?;虻眉捕此??;蚋行岸赐??;虼瓭M(mǎn)而不寐?;蚧杳岸恍?。種種諸癥。皆出于痹也。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則使之然也。其于脈候形證治療之法。亦各不同焉。

論氣痹第三十四

氣痹者。愁憂(yōu)思喜怒過(guò)多。則氣結于上。久而不消則傷肺。肺傷則生氣漸衰。則邪氣愈勝。留于上。則胸腹痹而不能食。注于下。則腰腳重而不能行。攻于左。則左不遂。沖于右。則右不仁。貫于舌。則不能言。遺于腸中。則不能溺。壅而不散。則痛。流而不聚。則麻。真經(jīng)既損。難以醫治。邪氣不勝。易為痊愈。其脈右手寸口沉而遲澀者是也。宜節憂(yōu)思以養氣慎(一作絕。)喜怒以全真。此最為良法也。

論血痹第三十五

血痹者飲酒過(guò)多。懷熱太盛?;蚝塾诮?jīng)絡(luò )?;驖穹赣跇s衛。因而血摶。遂成其咎。故使人血不能榮于外。

氣不能養于內。內外已失。漸漸消削。左先枯則右不能舉。右先枯則左不能伸。上先枯則上不能制于下。

下先枯則下不能克于上。中先枯則不能通疏。百證千狀皆失血也。其脈。左手寸口脈結而不流利,或如斷絕者。是也。

論癰疽瘡腫第四十一

夫癰疽瘡腫之所作也。皆五臟六腑蓄毒不流。則生(本作皆有。)矣。非獨因榮衛壅塞而發(fā)者也。其行也有處。其主也有歸。假令發(fā)于喉舌者。心之毒也。發(fā)于皮毛者。發(fā)于肌肉者。脾之毒也。發(fā)于骨髓者。腎之毒也。(闕肝毒。)發(fā)于下者陰中之毒也。發(fā)于上者。陽(yáng)中之毒也。發(fā)于外者六腑之毒也發(fā)于內者。五臟之毒也故內曰壞。

外曰潰。上曰從。下曰逆。發(fā)于上者得之速。發(fā)于下者得之緩。感于六腑則易治感于五臟則難瘳也。又近骨者多冷。近虛者多熱近骨者久不愈。則化血成蠱。近虛者。久不愈。則傳氣成漏。成蠱。則多癢而少痛?;蛳劝W后痛。成漏。則多痛而少癢?;虿煌??;虿话W內虛外實(shí)者。多庠而少痛。外虛內實(shí)者。多痛而少癢。血不止者則多死。膿疾潰者則多生?;蛲履鏌o(wú)度。飲食不時(shí)。皆癰疽之使然也。種候萬(wàn)一(一作多。)端。要憑詳。治療之法。列在后篇。

論五丁狀候第四十

五丁者。皆由喜怒憂(yōu)思。沖寒冒熱。恣飲醇酒。多嗜甘肥。毒魚(yú)。色欲過(guò)度之所為也。蓄其毒邪。浸漬臟腑。久不攄散。始變?yōu)槎?。其名有五。一曰白丁。二曰赤丁。三曰黃丁。四曰黑丁。五曰青丁。白丁者起于右鼻下。初起如粟米。根赤頭白?;蝾B麻?;蛲窗W。使人憎寒頭重。狀若傷寒。不欲食。胸膈滿(mǎn)悶。喘促昏冒者死。未者可治。此疾不過(guò)五日。禍必至矣。宜急治之。赤丁在舌下。根頭俱赤。發(fā)痛。舌本硬不能言。多驚。煩悶?;秀?。

多渴。引(一作飲。)水不休。小便不通。發(fā)狂者死。未者可治。此疾不過(guò)七日。禍必至也。不可治矣。大人小兒皆能患也。黃丁者。起于唇齒齦邊。其色黃。中有黃水。發(fā)則令人多(一作能。)食而還(一作復。)出。手足麻木。涎出不止。腹脹而煩。多睡。不寐者死。未者可治。黑丁者。起于耳前。狀如瘢痕。其色黑。長(cháng)減不定。使人牙關(guān)急。腰脊腳膝不仁。不然即痛。亦不出三歲。禍必至矣。不可治也。此由腎氣漸絕故也。宜慎欲事。青丁者起于目下。始如瘤瘢。其色青。硬如石。使人目昏昏然無(wú)所見(jiàn)。多恐。悸。惕。睡不安寧。久不已。則令人目盲?;蛎摼?。有此則不出一年。禍必至矣。白丁者其根在肺。赤丁者其根在心。黃丁者其根在脾。黑丁者其根在腎。青丁者其根在肝。五丁之候(一作疾。)最為巨疾。(一作病。)不可不察也。治療之法。一一如下。(陸本。有方八道在此后。印本無(wú)之。今附下卷之末。)

附錄二·跋


余少讀華佗傳。駭其醫之神奇。而惜其書(shū)之火于獄。使之尚存。若刳腹斷臂之妙。又非紙上語(yǔ)所能道也。

古汴陸徒老。近世之良醫也。嘗與之論脈曰。無(wú)如華佗之論最切。曰性急者脈亦急。性緩者脈亦緩。長(cháng)人脈長(cháng)。短人脈短。究其說(shuō)未暇也。一日得閩中倉司所刊中藏經(jīng)讀之。其說(shuō)具在。蓋二卿姜公詵為使者時(shí)所刊。凡三十余年。而余始得之。序引之說(shuō)。頗涉神怪。難于盡信。然其議論卓然。精深高遠。視脈察色。以決死生。雖不敢以為真正元化之書(shū)。若行于世。使醫者得以習讀之。所濟多矣。惜乎差舛難據。遂攜至姚江。

以叩從老。從老笑曰此吾家所秘。不謂版行已久。因出其書(shū)見(jiàn)假。取而校之。乃知閩中之本未善。至一版或改定數十百字。則目錄。后有后序。藥方增三之二。閩本間亦有佳處??勺C六本之失。其不同而不可輕改者。兩存焉。始得為善本。老不能繕寫(xiě)。俾從子溉手錄之。蘄春王使君成父聞之欣然。欲于治所大書(shū)鋟木。以惠后學(xué)。且以成余之志。溉所錄。面授而記其始末于下。藥方凡六十道。亦有今世所用者。其間難曉者有之??址欠沧R所及。佗傳稱(chēng)處齊不過(guò)數種。又未知此為是否。好事者。能以閩本校之。始如此本之為可傳也。


附錄一·序

華先生諱佗字符化。性好恬淡。喜味方書(shū)。多游名山幽洞。往往有所遇。一日因酒息于公宜山古洞前。忽聞人論療病之法。先生訝其異。潛逼洞竊聽(tīng)。須臾有人云。華生在邇。術(shù)可付焉。復有一人曰。道生性貪。不憫生靈。安得付也。先生不覺(jué)愈駭。躍入洞。見(jiàn)二老人。衣木皮。頂草冠。先生躬趨左右而拜曰。適聞賢者論方術(shù)。遂乃忘歸。況濟人之道素所好為。所恨者未遇一法??梢允?。徒自不足耳。愿賢者少察愚誠。乞與開(kāi)悟。終身不負恩。首坐先生云。術(shù)亦不惜??之惾张c子為累。若無(wú)高下。無(wú)貧富。無(wú)貴賤。不務(wù)財賄。不憚勞苦。矜老恤幼為急。然后可脫子禍。先生再拜謝曰。賢圣之語(yǔ)一一不敢忘。俱能從之。二老笑指東洞云。石床上有一書(shū)函。子自取之。速出吾居。勿示俗流。宜秘密之。先生時(shí)得書(shū)?;厥滓巡灰?jiàn)老人。先生懾怯離洞。

忽然不見(jiàn)。云奔雨瀉。石洞摧塌。既覽其方論多奇怪。從茲施試效無(wú)不存神。先生未六旬。果為魏所戮。老人之言預有斯驗。余乃先生外孫也。因吊先生寢室。夢(mèng)先生引余坐。語(yǔ)中藏經(jīng)真活人法也。子可取之。勿傳非人。余覺(jué)驚怖不定。遂討先生舊物。獲石函一具。開(kāi)之。得書(shū)一帙。乃中藏經(jīng)也。予性拙于用。復授次子思。因以志其實(shí)。甲寅秋九月序。(此序趙寫(xiě)本所無(wú)。似是后人偽作。姑附存之。)

療諸病藥方六十道



萬(wàn)應丸

甘遂(三兩)芫花(三兩)大戟(三兩)大黃(三兩)三棱(三兩)巴豆(二兩。和皮)干漆(二兩炒)蓬術(shù)(二兩)當歸(五兩)桑皮(二兩)硼砂(三兩)澤瀉(八兩)山梔仁(二兩)檳榔(一兩)木通(一兩)雷丸(一兩)訶子(一兩)黑牽牛(五兩)五靈脂(五兩)皂角(七定。去皮弦)上件二十味。銼碎洗凈。入米醋二斗。浸三日。入銀器或石器內。慢火熬。令醋盡。焙干焦。再炒。為黃色。存性。入后藥。

木香(一兩)丁香(一兩)肉桂(一兩。去皮)肉豆(一兩)白術(shù)(一兩)黃(一兩)沒(méi)藥(一兩)附子(一兩。炮。去皮臍)茯苓(一兩)赤芍藥(一兩)川芎(二兩)牡丹皮(二兩)白牽牛(二兩)干姜(二兩)陳皮(二兩)蕓臺(二兩。炒)地黃(三兩)鱉甲(三兩。醋炙)青皮(三兩)南星(二兩。漿水煮軟。切焙)上二十味。通前共四十味。同杵羅為末。醋煮。面糊為丸。如綠豆大。用度謹具如下。合時(shí)須在一凈室中。

先嚴潔。齋心滌慮。焚香。精誠。懇諸方圣者。以助藥力。尤效速也。

結胸傷寒。用油漿水下七丸。當逐下惡物。如人行二十里。未動(dòng)。(再服)。

多年積結。食塊。臨臥水下。三丸至五丸。每夜服之。病即止。如記得因傷物作積。即隨所傷物下七丸(小兒妊婦老人勿服)。

水氣通身腫黃者。茯苓湯下。五丸。日二服。水消為度。如要消酒進(jìn)食。生姜湯下一丸。

食后。腹中一切痛。醋湯下七丸。

膈氣噎病。丁香湯下三丸。(夜一服。)因傷盛勞。鱉甲湯下七丸(日三服。漸安。減服。)小腸癖氣。茴香湯下三丸。

大小便不通。蜜湯下五丸。(未通。加至七丸。)九種心痛。茱萸湯下五丸(立止。)尸注走痛。木瓜湯下三丸。

香港腳。石楠湯下五丸(每日食前服。)卒死。氣未絕。小便化七丸。灌之立活。

產(chǎn)后血不行當歸酒下三丸。

血暈、血迷、血蠱、血痢、血脹、血刺、血塊、血積、血癥、血瘕、并用當歸酒下二丸。逐日服。

難產(chǎn)橫倒。榆白皮湯下二丸。

胎衣不下。燒稱(chēng)錘。通紅。以酒淬之。帶熱下二丸。惟孕婦患不可服。產(chǎn)急難方可服之。

脾瀉血痢。干姜湯下一丸。

赤白痢。甘草干姜湯下一丸。

赤痢。甘草湯下一丸。

白痢。干姜湯下一丸。

胃冷。吐逆。并反胃吐食。丁香湯下二丸。

卒心腹痛不可忍者。熱醋鹽湯下三丸。

如常服一丸。臨臥茶清下。

五爛疾。牛乳下一丸(每日二服。)如發(fā)瘧時(shí)。童子小便酒下十丸?;_(kāi)灌之。吐利即愈。其效如神。


療萬(wàn)病六神丹

雄黃(一兩。研)礬石(一兩。燒)巴豆(一兩。去皮)附子(一兩。炮)藜蘆(三兩)朱砂(二兩。一兩別研。一兩為衣)上為未。煉蜜為丸。如小豆大一等作黍米大。男子百疾。以飲服二丸。小兒量度與小者服。得利。即瘥。


安息香丸

治傳尸肺痿。骨蒸。鬼疰。卒心腹疼?;魜y吐瀉。時(shí)氣瘴瘧。五利。血閉。癖。丁腫。驚邪。諸疾。

安息香木香麝香犀角沉香丁香檀香香附子訶子朱砂白術(shù)蓽茇(以上各一兩)乳香龍腦蘇合香(以上各半兩)上為末。煉蜜成劑。杵一千下。丸如桐子大。新汲水化下四丸。老幼皆一丸。以絳囊子盛一丸彈子大。懸衣。辟邪毒魍魎甚妙。合時(shí)忌雞犬?huà)D人見(jiàn)之。


明月丹

治傳尸勞。

雄黃(半兩)兔糞(二兩)輕粉(一兩)木香(半兩)天靈蓋(一兩。炙)鱉甲(一個(gè)。大者去裙爛。醋炙焦黃)上為末。醇酒一大升。大黃一兩。熬膏。入前藥末為丸。如彈子大。朱砂為衣。如是傳尸勞。肌瘦面黃。嘔吐血??人圆欢ㄕ?。是也。先燒安息香。令煙起。吸之不嗽者。非傳尸也。不可用此藥若吸煙入口??人圆荒芙拐?。乃傳尸也。宜用此藥。五更初勿令人知。以童子小便。與醇酒。共一盞?;煌璺?。如人行二十里。上吐出蟲(chóng)。其狀若燈心而細。長(cháng)及寸?;蛉鐮€李。又如蝦蟆。狀各不同。如未效。次日再服。以應為度。仍須初得。血氣未盡。精神未亂者??捎弥?。


地黃煎

解勞生肌肉。進(jìn)食活血養氣。

生地黃汁(五升)生杏仁汁(一升)薄荷汁(一升)生藕汁(一升)鵝梨汁(一升)法酒(二升)白蜜(四兩)生姜汁(一升)以上同于銀石器中。慢火熬成膏卻入后藥。

柴胡(四兩。去蘆。焙)木香(四兩)人參(二兩)白茯苓(二兩)山藥(二兩)柏子仁(二兩)遠志(二兩。去心)白術(shù)(二兩)桔梗(二兩)枳實(shí)(二兩。麩炒)秦艽(三兩。去蘆)麝香(二錢(qián)。另研)熟地黃(四兩)上末。入前藥膏中和。再入臼中。杵三二千下。丸如桐子大。每服食藥。用甘草湯下二十丸。食后日三服。

安。即住服。


起蒸中央湯

黃連(五兩。)上咀。以醇酒二斗。同熬成膏。每夜以好酒化下彈子大一丸。汗出為度。仍服補藥射臍丸。


補藥麝臍丸

麝(一枚。燒灰)地黃(洗)地骨皮山藥柴胡(各一兩)白術(shù)(□□)活鱉(一個(gè)。重二斤者佳)上將鱉入醇酒一方。煮令爛熟。研細。入汁。再熬膏。入未。丸如桐子大。酒服二十丸。日二。夜一。蒸謂骨蒸也。氣血相摶。久而瘦弱。遂成勞傷。肉消毛落。妄血喘咳者是也。宜以前法治之。


太上延年萬(wàn)勝追魂散

人參(去蘆)柴胡(去苗)杏仁(去皮尖)天靈蓋(炙。各一兩)蜀椒(一分)桃柳心(一小握)上為末。童子小便一升。末一兩。瓶中煎。令熟??招娜瘴绺鬟M(jìn)一服。經(jīng)五日效。


醉仙丹

主偏枯不遂。皮膚不仁。

麻黃(一升。去節。水煮去沫。焙干作末)南星(七個(gè)。大者)大附子(三個(gè)。黑者)地龍(七條。去土)上除麻黃外。先末之。次將麻黃末。用醇酒一方。熬成膏。入末。丸如彈子大。每服。食后。臨睡。酒化一丸。汗出為度偏枯不遂。皮膚不仁皆由五臟氣虛。風(fēng)寒暑濕之邪。蓄積于中久而不散。乃成疾焉。以前法主之。


靈烏丹

治一切冷疾疼痛。麻痹風(fēng)氣。

川烏(一斤。河水浸。七日換水。浸去皮尖。切片。干之)牛膝(二兩。酒浸。焙)何首烏(四兩。制如川烏法)上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朱砂為衣??招?。酒下七丸。漸加至十丸。病已即止。


扁鵲玉壺丹

駐顏補暖祛萬(wàn)痛。

硫黃(一斤。以?;伊軡庵宥分罅螯S令伏。以火之。研如粉。掘一地坑子。深二寸許。投水在里。候水清。取調硫黃末。稀稠得所。瓷器中煎干。用一個(gè)。上敷以砂。砂上鋪紙。下以火熱。即取硫黃滴其上。自然色如玉矣。)上以新炊飯。為丸如麻子大??招?。食前。酒下十丸。


葛玄真人百補構精丸。

熟地黃(四兩)山藥(二兩)五味子(六兩)蓯蓉(三兩。酒浸一宿)牛膝(二兩。酒浸)山茱萸(一兩)澤瀉(一兩)茯苓(一兩。去皮)遠志(一兩。去心)巴戟天(一兩。去心)赤石脂(一兩)石膏(一兩)柏子仁(一兩。炒)杜仲(三兩。去皮。銼碎。慢火炒令絲斷)上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招?。溫酒下二十丸。男子婦人皆可服。


澀精金鎖丹

韭子(一斤。灑浸三宿。濾出焙干。杵為末。)上用酒糊為丸。如桐子大。朱砂為衣??招?。酒下二十丸。


療百疾延壽酒

黃精(四斤)天門(mén)冬(三斤)松葉(六斤)蒼術(shù)(四斤)枸杞子(五升)上以水三碩。煮一日。取汁。如釀法成??招娜我怙嬛?。


交藤丸

駐顏長(cháng)算。祛百疾。

交藤根(一斤。紫色者。河水浸七日。竹刀刮去皮。曬干)茯苓(五兩)牛膝(二兩)上為末。煉蜜。搜成劑。杵一萬(wàn)下。丸如桐子大。紙袋盛之。酒下三十丸??招姆?。久服延壽。忌豬羊肉

天仙丸

補男子婦人虛乏。

天仙子五靈脂(各五兩。)上炒令焦。黑色杵末。以酒糊為丸如綠豆大。食前酒服十五丸。


左慈真人

(陸本無(wú)此上四字。作善養。)

千金地黃煎。

生地黃(一秤取汁。于石器中熬成膏。入熟干地黃末??从曹泟?。杵千下。)上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招姆梅?。斷欲。神仙不死。


取積聚方

輕粉粉霜朱砂(各半兩)巴豆霜(二錢(qián)半)上同研勻。煉蜜作劑。旋丸如麻子大。生姜湯下三丸量虛實(shí)加減。


治瘕方

大黃(濕紙裹。煨)三棱(濕紙裹。煨熱銼)硼砂(研)干漆(炒令煙盡)巴豆(去皮。出油)以上各一兩為末。醋一方。熬成膏。入后藥。

木香丁香枳實(shí)(麩炒。去穣)桂心(各一兩)上為末。入前項膏子。和成劑。杵千下。為丸如綠豆大。飲服三五丸。食后服。


通氣阿魏丸

治諸氣不通。胸背痛。結塞悶亂者。悉主之。

阿魏(二兩)沉香(一兩)桂心(半兩)牽牛末(二兩)上先用醇酒一升。熬阿魏成膏。入藥末為丸。櫻桃大。朱砂為衣。酒化一丸。


治尸厥卒痛方

尸厥者謂忽如醉狀肢厥而不省人事也。卒痛者謂心腹之間?;蜃笥颐{下。痛不可忍。俗謂鬼箭者是。

雄黃(二兩研)朱砂(二兩研)上二味。再同研勻。用大蒜一頭。濕紙裹。煨。去紙。杵為丸。櫻桃大。每服一丸。熱酒化下。


鬼哭丹

主腹中諸痛。氣血凝滯。飲食未消。陰陽(yáng)痞隔。寒熱相乘。摶而為痛。宜以此方主之。

川烏(十四個(gè)。生)朱砂(一兩)乳香(一分)上為末。以醋一盞。五靈脂末一兩。煮糊和丸。如桐子大。朱砂為衣。酒下七丸。男子溫酒下。女人醋湯下。


治心痛不可忍者

木香蓬術(shù)(各一兩)干漆(一分。炒)上為末。每服一錢(qián)。熱醋湯調下。入口立止。


取長(cháng)蟲(chóng)兼治心痛方

木棗(二十一個(gè)。去核)綠礬(一兩。作二十一塊子。填棗中。面裹。燒紅。去面)雷丸(七個(gè))輕粉(一錢(qián))木香(一錢(qián))丁香(一錢(qián))水銀(半兩。入鉛半兩。溶成砂子)上為末。取牛肉二兩。車(chē)脂一兩。與肉同銼令爛。米醋一升。煮肉令成膏。入藥同熬。硬軟得所。入臼中。杵三二千下。丸如酸棗大。丸時(shí)先以緋線(xiàn)一條。丸在藥中。留二尺許。作系。如有長(cháng)蟲(chóng)者。五更初。油漿水吞下一丸。存線(xiàn)頭。勿令吞盡。候少頃。心中痛。線(xiàn)動(dòng)。即急拽線(xiàn)。令藥出。則和蟲(chóng)出。若心氣痛不可忍者。熱醋湯化下一丸立止。


治蟲(chóng)毒方

水銀密陀僧黃丹輕粉大黃丁香訶子雄雀糞(各一兩)上為末。每服二錢(qián)。用面半兩。共水和成油餅。食之。又法作棋子。入漿水煮熱。食之。


破棺丹。

治陰厥。面目俱青。心下硬。四肢冷。脈細欲絕者。

硫黃(一兩。無(wú)灰酒煮三日三夜。如耗旋添暖酒。日足取出。研為末)丹砂(一兩。研勻細)上以酒煮。糊為丸如雞頭大。有此病者。先于凈室中。匆令人知。度病患長(cháng)短。掘一地坑子。深一尺以來(lái)。

用苜?;馃?。令坑子極熱。以醋五升。沃令氣出。內鋪衣被蓋坑。以酒化下一丸。與病患服之。后令病患臥坑內。蓋覆。少時(shí)汗出。即扶病者令出無(wú)風(fēng)處蓋覆。令病患四肢溫。心下軟。即漸去衣被。令通風(fēng)。然后看虛實(shí)調補。


再生丸。

起厥死猶暖者。

巴豆(一兩。去皮研)朱砂(一兩細研)麝香(半兩。研)川烏尖(十四個(gè)為末)大黃(一兩。炒取末)上件再同研勻。煉蜜和丸。如桐子大。每服三丸。水化下。折齒灌之立活。亦療關(guān)膈結胸。極效。


救生丸

治卒死。

大黃(四兩)輕粉(半兩)朱砂(一兩)雄黃(一分)巴豆(七個(gè)去皮。細研取霜)上為末。以鯤膽汁和丸。如雞頭大。童子小便化開(kāi)一丸。斡開(kāi)口灌之。內大蔥一寸許入鼻中。如人行五七里。當吐出涎。即活。


治脾厥吐瀉霍亂

黑附子(炮去皮。臍入破)干姜(炮)甘草(炙)肉豆(各一兩。印本無(wú)此一味有豉等分)上為末。水半升。末四錢(qián)。(印本作二錢(qián)。)棗七個(gè)。姜一分。(印本作一錢(qián)。)同煎。去半。溫服。連進(jìn)三服。


三生散。

起卒死。兼治陰盛四逆吐瀉不止。

草烏(七個(gè))濃樸(一尺)甘草(三寸。并生用)上為末。水一中盞末一錢(qián)。棗七個(gè)。煎七分服。重者灌之。


起卒死

HT蔥根(二兩)瓜蒂(一分)丁香(十四粒)上為末。吹一字入鼻中。男左女右。須臾自活。身冷強厥者勿活。


浴腸湯。

治陽(yáng)厥發(fā)狂。將成疽。

大黃(四兩。濕紙裹。煨)大青葉梔子仁甘草(各一兩。炙)上為末。水五升。末四兩。煎減二升。內樸硝五合。再熬去一升。取汁二升。分四服。量虛實(shí)與之。大瀉為度。

如喜水。即以水澆之。畏水者。勿與吃。大忌。


破黃七神丹

樸硝(二斤)朱砂(五兩)大黃(七兩)甘遂(二兩)山梔(二兩)輕粉(一兩)豉(半斤。以絹袋盛之)上七味。以水二斗。熬令水盡。除去甘遂。豉。梔子。大黃。只取樸硝。朱砂。輕粉。為末。以水浸豉汁。研勻后入末。三味同和。煮糯米糊為丸如彈子大。新水化一丸。吐瀉為度。


三黃丸。

治三吐血諸黃癥。

黃連(三兩)黃芩(二兩)大黃(一兩)上為末。煉蜜為丸。如桐子大。食后溫水下十五丸。量虛實(shí)加減服。


通中延命玄冥煮原砂法。

活尿血。開(kāi)擁塞。解毒。治一切熱病。風(fēng)氣。腳毒。蠱毒。

朱砂(五兩)樸硝(半秤。水煮七遍每遍用水三升。水盡為度。取霜。再入水二升)蘇木(二兩)大黃(五兩)郁金(三兩)山梔(二兩)人參(二兩)桑皮(二兩)甘草(五兩)上件同熬。水盡為度。只用朱砂。去余藥。杵末。煉蜜丸桐子大。每服二十丸。飲下??墒柚T毒。尤妙。


治暴熱毒。心肺煩而嘔血方。

大黃(二兩。為末。以地黃汁拌勻。濕即焙干)上為末。每服二錢(qián)。地黃汁調下。以利為度。甘草湯亦得。


治吐血方

蛤粉(四兩)朱砂(一兩)上為末。新汲水調下。五錢(qián)。未已再服。止即已。


治中死心下猶暖。起死方。

上令病者仰面臥。取溫水不住手澆淋臍中。次以童子小便。合生地黃汁。灌之。自活。禁與冷水。只與溫熟水飲之。


玉霜膏。

治一切熱毒喉閉。

樸硝(一斤)牙硝(半斤)硼砂(四兩)礬石(三兩)上為末?;鹑鄢芍?。筑一地坑子。令實(shí)。傾入。盆覆一夕。取杵。為末。入龍腦二兩。研勻。新汲水半盞。合生蜜調一錢(qián)。小兒量與服。


百生方。

救百物入咽喉。鯁欲死者。

茯苓(去皮)貫眾甘草上件各等分為末。每服一錢(qián)。米飲調一分。立效。


治喉閉。悶氣欲死者。

上取干漆。燒令煙出。竹筒子吸煙吞之。立效。


治漏胎胎損方

川芎艾葉(各一兩。炒)阿膠(炒)白茯苓(□□)上末之。糯米飲調下二錢(qián)匕。日七服。仍食糯米粥。養之。


治婦人血崩方

枳殼(一錢(qián)。面炒)地黃(二錢(qián)。燒醋淬十四次)上為末。醋湯調下。一錢(qián)匕。連三服效。


治婦人血閉方

干漆(二兩。燒)生地黃汁(五升)上熬成膏。酒化棗大許??招姆?。


三不鳴散。

治小便不通。及五淋。

取水邊。燈下。道邊。螻蛄各一個(gè)。(三處取三個(gè)。令相咬。取活者一個(gè)。如后法。麝香酒。食空下。)上內于瓶中。封之。令相噬。取活者焙干。余皆為末。每服一錢(qián)匕。溫酒調服立通(余皆二字??终`。)

甘草湯。

解方藥毒。

甘草(一十二兩)上件。銼碎。水二斗。煎至一斗。取清。溫冷得所。服。仍盡量服。


治溺死方

取鍛石三石。露首培之。令濃一尺五寸。候氣出后。以苦葫蘆穣作末。如無(wú)。用瓜蒂。

上用熱茶調一錢(qián)。吐為度。省事后。以糜粥自調之。


治縊死方

先令人抱起。解繩。不得用刀斷。扶于通風(fēng)處。高首臥。取HT蔥根末。吹入兩鼻中。更令親人吹氣入口。候噴出涎。即以礬石末。取丁香煎湯。調一錢(qián)匕灌之。


槐子散。

治久下血。亦治尿血。

槐用中黑子一升。合槐花二升。同炒焦。

上件為末。每服二錢(qián)。用水調下??招氖城案饕环?。病已止。


治腸風(fēng)下血

荊芥穗地黃(各二兩)甘草(半兩)上為末。每服一錢(qián)。溫酒調下。食后。日三。夜一。


治暴喘欲死方

大黃(一兩)牽牛(二兩炒)上件為細末。每服二錢(qián)。蜜水調下。立愈。治上熱痰喘極效。若虛人。肺虛冷者。不可用。


大圣通神乳香膏。

貼諸毒瘡腫。發(fā)背癰疽。

乳香(一兩)沒(méi)藥(一兩)血竭(一兩)黃蠟(一兩)黃丹(二兩)木鱉(二兩。去殼)烏魚(yú)骨(二兩)海桐皮(二兩)不灰木(四兩)瀝青(四兩)五靈脂(二兩)麝香(二錢(qián))膩粉(五十個(gè)子。此必有誤)上并為末。用好油四兩熬令熱。下藥末熬。不住手攪之。令黑色滴水中成珠即止。


水澄膏。

治病同前。

井泉石白及(各一兩)龍骨黃柏郁金(各半兩)黃蜀葵花(一分)上六味。并為末。每服二錢(qián)。新汲水一盞調藥。打令勻。伺清澄。去浮水。攤在紙花上。貼之。腫毒發(fā)背皆治。


更蘇膏。

治一切不測惡瘡。飲垂(垂字恐誤。)南星(一個(gè))半夏(七個(gè))巴豆(五個(gè)。去殼)麝香(半錢(qián))上為細末。取臘月豬脂就膏。令如不痛瘡。先以針刺破。候忍痛處。使以?xún)喝橹{貼之。


千金膏。

貼一切惡瘡癱癤。

定粉南粉膩粉黃丹(各一分)上為末。入麝香一錢(qián)。研勻。油調得所。成膏貼。


定命丸。

治遠年日近。一切惡候漏瘡。

此藥為末。熔開(kāi)蠟就湯內為條。如布針大。入內云母膏貼之。

雄黃乳香(各一分)巴豆(二十一粒。去皮不去油)上研如粉。入白面三錢(qián)。水和丸如小豆?;蛐←溋4?。兩頭尖。量病淺深內瘡中。上用乳香膏貼之。效。服云母膏尤佳。


麝香丸。

治一切氣漏瘡。

麝香(一分)乳香(一分)巴豆(十四粒。去皮)上為末。入棗肉。和成劑。丸作鋌子??疮忂h近。任藥。以乳香膏貼之。以效為度。


香鼠散。

治漏瘡。

香鼠皮(四十九個(gè)。河中花背者是)龍骨(半兩)蝙蝠(二個(gè)。用心肝)黃丹(一分)麝香(一錢(qián))乳香(一錢(qián))燈心草(一兩。燒灰)上入合中泥固濟。炭三斤?;?。終。放冷。為末。用蔥漿水洗凈。以藥貼之立效。


定痛生肌肉方

胭脂(一分)血竭(一兩)乳香(一分)寒水石(三兩燒)上為末。先以溫漿水洗過(guò)。拭干。敷瘡。甚妙。


又定痛生肌肉方

南星(一個(gè))乳香(二錢(qián))定粉(半兩)龍骨(半兩)不灰木(一兩。燒過(guò))上為末。先以溫漿水洗瘡口。以軟帛拭干。敷之。


治白丁增寒喘急昏冒方

葶藶大黃(各一兩)桑白皮茯苓(各二兩)檳榔(七個(gè))郁李仁漢防己(各三分)上件為末。每服三錢(qián)。蜜水調下。以疏下惡物為度。


又取白丁方

鉛霜(一分)膽礬粉霜(各一錢(qián))蜈蚣(一條)上件為末。先刺令血出。內藥米心大。以醋面餅封口。立愈。


治赤丁方

黃連大黃(各一兩)上件為末。以生蜜和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溫水下。以利為度。


又取赤丁方

杏仁(七個(gè)。生用)上件嚼爛漱之。令津滿(mǎn)口。吐出線(xiàn)濾汁。入輕粉少許。調勻。以雞羽掃之。


治黃丁方

巴豆(七個(gè)。去心膜)青州棗(七個(gè)。去核。安巴豆在棗內。以面裹。煨通赤)上件為末。以硼砂醋作面。糊為丸。如綠豆大。每服五丸至十丸。米飲下。以利為度。


又取黃丁方

(六本。元控一行。)黃柏(三兩)郁金(半兩)上件為細末。以雞子清調。雞羽掃上。


治黑丁方

菟絲子菖蒲上二味等分為末。酒浸取汁掃丁上。更服腎氣丸補之。


治青丁方

谷精草蟬殼(各一兩)蒼術(shù)(五兩)上為末每服一錢(qián)。水調服食前仍以針刺丁出。用桑柴灰汁洗之。立效。

以上八方六本在中卷四十論后。印本無(wú)此方。今附下卷之末。


論三焦虛實(shí)寒熱生死逆順脈證之法第三十二

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號曰中清之腑??傤I(lǐng)五臟六腑。榮衛經(jīng)絡(luò )。內外左右上下之氣也。三焦通。則內外左右上下皆通也。其于周身。灌體。和內調外。榮左養右。導上宣下。莫大于此者也。又名玉海。水道。上則曰三管。中則名霍亂。下則曰走哺。名雖三而歸一。有其名而無(wú)形者也。亦號曰孤獨之腑。而衛出于上。榮出于中。上者絡(luò )脈之系也。中者經(jīng)脈之系也。下者水道之系也。亦又屬膀胱之宗始。主通陰陽(yáng)。調虛實(shí)。呼吸有病。則苦腹脹氣滿(mǎn)。小腹堅。溺而不得。便而窘迫也。溢則作水。留則為脹。足太陽(yáng)是其經(jīng)也。又上焦實(shí)熱。則額汗出。而身無(wú)汗。能食。而氣不利。舌干口焦。咽閉之類(lèi)。腹脹。時(shí)時(shí)脅肋痛也。寒則不入食。吐酸水。胸背引痛。嗌干。津不納也。實(shí)則食已還出。膨膨然不樂(lè )。虛則不能制下。遺便溺而頭面腫也。中焦實(shí)熱。則上下不通。腹脹而喘咳。下氣不上。上氣不下。關(guān)格而不通也。寒則下痢不止。食飲不消。而中滿(mǎn)也。虛則腸鳴鼓脹也。下焦實(shí)熱。則小便不通。而大便難苦重痛也。虛寒則大小便泄。下而不止。三焦之氣和則內外和。

逆則內外逆。故云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氣也。宜修養矣。

論痹第三十三

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臟腑之為也。入腑則病淺易治。入臟則病深難治而有風(fēng)痹。有寒痹。有濕痹。

有熱痹。有氣痹。而又有筋。肉。血。肉。氣之五痹也。大凡風(fēng)寒暑濕之邪入于肝。則名筋痹。入于腎。則名骨痹。

入于心。則名血痹。入于脾。則名肉痹。入于肺。則名氣痹。感病則同。其治乃異。痹者閉也。五臟六腑。感于邪氣。亂于真氣。閉而不仁。故曰痹。病或痛?;虬W?;蛄??;蚣??;蚓?。而不能收持?;蛉荒苁鎻??;蛐辛⑵D難。

或言語(yǔ)謇澀?;虬肷聿凰??;蛩闹s?;蚩谘燮??;蚴肿沆??;蚰苄胁蕉荒苎哉Z(yǔ)?;蚰苎哉Z(yǔ)而不能行步?;蜃笃??;蛴役諟??;蛏喜煌ㄓ谙??;蛳虏煌ㄓ谏??;虼蟾]塞。(一作小便秘澀。)或左右手疼痛?;虻眉捕此??;蚋行岸赐??;虼瓭M(mǎn)而不寐?;蚧杳岸恍?。種種諸癥。皆出于痹也。痹者風(fēng)寒暑濕之氣中于人。則使之然也。其于脈候形證治療之法。亦各不同焉。

論氣痹第三十四

氣痹者。愁憂(yōu)思喜怒過(guò)多。則氣結于上。久而不消則傷肺。肺傷則生氣漸衰。則邪氣愈勝。留于上。則胸腹痹而不能食。注于下。則腰腳重而不能行。攻于左。則左不遂。沖于右。則右不仁。貫于舌。則不能言。遺于腸中。則不能溺。壅而不散。則痛。流而不聚。則麻。真經(jīng)既損。難以醫治。邪氣不勝。易為痊愈。其脈右手寸口沉而遲澀者是也。宜節憂(yōu)思以養氣慎(一作絕。)喜怒以全真。此最為良法也。

論血痹第三十五

血痹者飲酒過(guò)多。懷熱太盛?;蚝塾诮?jīng)絡(luò )?;驖穹赣跇s衛。因而血摶。遂成其咎。故使人血不能榮于外。

氣不能養于內。內外已失。漸漸消削。左先枯則右不能舉。右先枯則左不能伸。上先枯則上不能制于下。

下先枯則下不能克于上。中先枯則不能通疏。百證千狀皆失血也。其脈。左手寸口脈結而不流利,或如斷絕者。是也。

論肉痹第三十六

肉痹者。飲食不節。膏粱肥美之所為也。脾者肉之本。脾氣已失。則肉不榮。肉不榮則肌膚不滑澤。肌肉不滑澤。則腠理疏。則風(fēng)寒暑濕之邪易為入。故久不治則為肉痹也。肉痹之狀。其先能食而不能充悅。四肢緩而不收持者。是也。其右關(guān)脈舉按皆無(wú)力。而往來(lái)澀者是也。宜節飲食以調其臟。常起居以安其脾。然后根據經(jīng)補瀉以求其愈爾。

論筋痹第三十七

筋痹者。由怒叫無(wú)時(shí)。行步奔急。淫邪傷肝。肝失其氣。因而寒熱所客。久而不去。流入筋會(huì )。則使人筋急。而不能行步舒緩也。故曰筋痹。宜活血以補肝。溫氣以養腎。然后服餌湯丸。治得其宜。即疾瘳已。不然則害人矣。其脈。左關(guān)中弦急而數。浮沉有力者。是也。

論骨痹第三十八

骨痹者乃嗜欲不節。傷于腎也。腎氣內消。則不能關(guān)禁。不能關(guān)禁。則中上俱亂。中上俱亂。則三焦之氣痞而不通。三焦痞而飲食不糟粕。飲食不糟粕。則精氣日衰。精氣日衰。則邪氣妄入。邪氣妄入。則上沖心舌。

上沖心舌。則為不語(yǔ)。中犯脾胃。則為不充。下流腰膝。則為不遂。傍攻四肢。則為不仁。寒在中則脈遲。熱在中則脈數。風(fēng)在中則脈浮。濕在中則脈濡。虛在中則脈滑。其證不一。要在詳明。治療法列于后章。

論治中風(fēng)偏枯之法第三十九

人病中風(fēng)偏枯。其脈數。而面干黑黧。手足不遂。語(yǔ)言謇澀。治之奈何。在上則吐之。在中則瀉之。在下則補之。在外則發(fā)之。在內則溫之按之熨之也。吐謂出其涎也。瀉謂通其塞也。補謂益其不足也。發(fā)謂發(fā)其汗也。溫謂驅其濕也。按謂散其氣也。熨謂助其陽(yáng)也。治之各合其宜。安可一揆。在求其本。脈浮則發(fā)之。脈滑則吐之。脈伏而澀則瀉之。脈緊則溫之。脈遲則熨之。脈閉則按之。要察其可否。故不可一揆而治者也。

上一篇:沒(méi)有了下一篇:沒(méi)有了

猜您感興趣